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速效救星->第五百九十二章:同归于尽

第五百九十二章:同归于尽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男人喜欢女高中生十分正常,要是不正常的话,那些经纪公司也不可能上赶子推一群十代少女出来做idol。可喜欢跟做那事儿是不同的,在天朝大家基本上就是谴责一下了事,在南半岛这么搞是要坐牢的。

  梁葆光的话成功地把鲜于正夫妇俩的注意力转到了别的地方,在他们看来女儿的精神问题固然要治,那个利用女儿疾病做下流事的混账却更不能饶,“海灵,告诉我那个混账到底是谁。”

  “还用问么,当然是她的补习班老师。”南半岛的未成年人都跟父母一起住,去酒店找房间更加不可能,梁葆光首先就排除了鲜于海灵的同学,因为她的腰臀区域有地毯印,明显是在室内做的那事儿,“鲜于海灵患者下午去上了个补习班,回来身上就出现了吻痕和地毯印,如果是跟别人做的,你们早就应该收到风声了不是吗?”

  “嗯,确实是我们宋老师。”鲜于海灵的副人格有点虎,根本就没想过否认。

  “西巴,这个混蛋@#¥%崽子……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不,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鲜于正这些年一直忙于教学工作和设计事务所的私活,跟夫人在一起欢聚的时光很少,所以五十岁了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宝贝得不行。如果女儿是跟同龄人恋爱他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甚至把孩子生下来带到面前他都可以接受,但对方是个年近四十的补习班老师,他只能认为是那个混蛋欺骗了自己的女儿。

  鲜于海灵一脸的无所谓,虽然她跟那个姓宋的补习班老师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可她却对那个人完全没感觉似得,和被所谓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小女孩完全不同,“还是报警吧,把他抓起来后完全可以花钱或者找关系让里面的人教训他啊,爸爸你没必要亲自上阵的,杀了人肯定要坐牢,跟他同归于尽多不划算啊。”

  “你,你……”鲜于正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以前女儿对他千依百顺,眼前这个女孩却完全是另一个极端,虽然脸和身形依然是那么的熟悉,但是怎么都跟他记忆中那个熟悉的身影重合不起来。

  “不相干的事情你们回去自行解决吧,鲜于海灵患者的病才是我关心的,如果依旧选择我们诊所的话,明天一早过来做个脑部的mri扫瞄。”梁葆光才不在乎这家子的破事,他只想早点回去休息,“当然,我们诊所的强项是肾病和传染病,精神疾病方面不一定就比其他医院厉害,需要你们自己权衡是不是换地方就诊。”

  “我们会来的,需要另外预约吗?”鲜于正还是决定相信梁氏诊所,毕竟他们之前在那么多排名靠前的本土医院都做了检查,只有梁葆光看出了他女儿精神上有问题,分裂出了两个独立的人格,而包括三星医院在内的其他医院,医生们只是一个劲地告诉他这是妊娠后流产的症状。

  梁葆光点点头,既然病人和家属选择信任梁氏诊所,那么他也没有赶人走的理由,“重新预约就算了吧,严格说起来我们李侑晶室长虽然没误诊,却也的确有轻忽的地方,没理由让你们再花一次钱。”

  梁氏诊所的规模虽然扩大了不少,但预约的费用不仅没降反而还涨了,从原本的一百万韩元涨到了一半八十万韩元,谁让某人买了那么多昂贵的设备呢。然而即便是如此,诊所还是“生意”很好,每天的时间表都排得满满当当,最远的病人都已经排到了一周之后。如果让鲜于海灵再排一次队,再缴纳一次预约费用,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把鲜于一家人送走之后,梁葆光便搭乘电梯去了楼上的化验室,林芝兰正在里面熬夜加班,“咱们诊所就这么点病例,居然也要加班做化验吗?”

  “某人要当甩手掌柜,我们这些手下的小喽啰自然得辛苦些。”梁葆光接手的都是病因难寻的疑难病例,不多做检查和化验根本找不出头绪,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探究单一病例病因的做法,在讲求效率的大型综合医院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这正是梁氏诊所的“卖点”,病人愿意掏巨款就是为了能确诊。

  “有些活该交给住院医的就给住院医。”梁葆光觉得以林芝兰的能力在这里熬夜化验实在太浪费了,简单机械劳动就该丢给能力不足的人去做,“咱们总是大包大揽,他们怎么熬出头啊。”

  “院长大人,您在做梦不成,还是说刚才被那小谁榨得头脑发昏了,咱们诊所哪里来的住院医?”接受规培的确实应该对应住院医,可梁氏诊所只是一家私立的小型诊所,根本不具备规培基地的资格,梁葆光从三星医院拐回来的那些人都是为了学本事自愿前来的,又不是真的住院医,林芝兰怎么可能真拿人家当规培使唤。

  林芝兰的心里是有小九九的,这些年轻人一旦学成了本事,肯定要回三星医院等具有规培资质的医院升职称,所以这边教得“仔细”些,就能让他们在这里多工作一段时间。说起来她也是用心良苦,不然换成其他地方挂着室长头衔的主治医生,肯定把人当牲口用,教学也是不存在的,自己看着就算学习了。

  梁葆光的表情很尴尬,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行踪藏不住,毕竟总参三处、情报局、国情院以及李富真安排的安全要员全天候跟着他,凑一块都够建个足球队的了,可被林芝兰当面指出来他就有些挂不住了,“只是巧遇个朋友,聊了会儿天而已。”

  “聊天把扣子都聊没了?你这聊天的方式挺狂野啊。”林芝兰拉着梁葆光衬衫的最上面一个扣子的位置,让他自己来看上面的线头,“不是努纳说你,都快结婚的人了,就不知道收收心照顾家庭么。”

  “我不是最近遭遇了点意外心情不好嘛,总不能把火发在秀晶身上吧。”梁葆光的观察力一流,可irene扯掉的是他衬衣最上面的那颗扣子,他是从来不扣那一颗的,一直到现在都没发现。

  @R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