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穿越从泰坦尼克号开始->213 由珍珠话奢侈品投资

213 由珍珠话奢侈品投资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司徒南耸耸肩,脸色有些遗憾,不过他不能反对劳拉的抱怨。女人,总

  是不满足的。

  “威廉夫人若是喜欢,以后我们香奈儿的新产品定期向你提供,让她帮

  我们体验一番好吗?你的品位一向很高雅独特的。”

  香奈儿笑着插嘴道。

  这个女人真是太厉害了,反应真快,一点也不放过推销自己的机会。

  “谢谢。”劳拉点点头,连眼角都在笑。她太喜欢这个香奈儿小姐了,

  虽然认识时间不长,香奈儿善解人意,很会与人打交道,有自己的事业

  ,正是劳拉佩服的那种**女性,便把她当成不错的朋友。

  “对了,先生,刚才你说还有更好的珍珠,是真的吗?”香奈儿笑脸转

  向司徒南,眼中闪过一丝不忿:刚才这家伙肆无忌惮地批评自己的杰作

  ,实在太不能原谅了。

  “嗯——”司徒南迟疑了一点,马上反应道,“当然。我曾经去过南海

  ,那里盛产珍珠,我曾经见过很多很漂亮的珍珠,各种各样的都有。”

  “原来是这样。”香奈儿点点头,看了司徒南一眼,好像在说——算你

  反应及时,先放过你了。

  “那,我非常渴望得到你说的那些珍珠,可以吗?要知道,晶莹白皙的

  珍珠可是巴黎时尚界的最爱啊!”

  香奈儿有些期待地看着司徒南。如果真像对方说的那样,她愿意出高价

  收购珍珠。

  “香奈儿小姐看中了南洋珍珠?”司徒南看着眼前的法国女人,珍珠不

  仅可以装饰,还可以要用,特别是亚洲人,相比于喜欢钻石的西方人,

  他们更讲究珠光宝气,喜欢珍珠宝石等饰品。

  南洋珍珠在世界非常出名,主要产地在南华。英属马来亚,澳大利亚,

  菲律宾以及中国广西,海南。

  目前的南洋出产的珍珠大部分是靠人工采植。靠采珠人潜水所得,无论

  从外观还是价值上比人工养殖的要好得多,但属于比较传统的粗放式手

  工作业,只有少数人才会人工养殖,要想把此项产业做大做强,还得靠

  大规模人工养殖。

  司徒南回忆了一下,发现珍珠行业在南华好像不怎么重视。也难怪,所

  有人都忙住挖石油,兼工厂,千方百计地实现工业化,那有心思去扶持

  珍珠养殖这些不受重视的业务啊?

  就在司徒南联想的时候,香奈儿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什么,眼前一亮,

  于是问道:“是的。香奈儿公司准备在饰品行业主打珍珠。可惜我们还

  没有找到稳固的原料供应商,如果你能帮上,真是太好了。我相信其中

  的前景非常不错。”

  “可以吗?亲爱的。”劳拉有些意动。一双美目落在司徒南的脸上。

  “当然。不过我要了解相关的情况才能答复你。香奈儿小姐。”司徒南

  微笑道。

  说不准将来高档的珍珠出口到法国,而其他的珍珠卖到中国、日本等亚

  洲国家地区,也能获益不少。

  香奈儿的话给他提了醒:如果能通过香奈儿的合作,把南华的珍珠养殖

  业发展起来也不错,虽然司徒南不缺这些钱,能赚钱他也不反对。

  “那太谢谢了。”香奈儿的嘴皮轻轻翘起,发现司徒南其实也不难说话

  ,只是有些骄傲罢了。

  约定洽谈的时间,香奈儿这股香风终于飘走,不再打扰司徒南和劳拉享

  受舞会的美妙时光了。

  “你刚才的态度好像对香奈儿小姐不太友好?”劳拉双手搂着司徒南的

  脖子。一边随着音乐的节奏起舞,头微微抬起,看着司徒南,四目相对

  ,可以从对方的通孔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谈不上。我只是不大喜欢陌生人,你知道的。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司徒南头微微低下,用力搂着劳拉的腰部,把她往怀里靠得更紧点。

  劳拉点点头,类似的宴会司徒南也没带她出席几次,更多的是在家里的

  两人浪漫。

  就算在华盛顿的宴会上,他也经常忙着跟一帮老爷们聚在一起商量事情

  。宴会是社交的主要场所,如果非必要,司徒南很少出席,一项非常低

  调。

  或许觉得语气有些生硬,司徒南又笑道:“其实我觉得香奈儿小姐挺不

  错的,比大部分法国男人要强。或许我们可以邀请他到家里做客?”

  劳拉点点头,眼里多了一丝亮色。

  在回去的路上,两人又谈起了香奈儿那个女人。基本上是劳拉在说,司

  徒南装着感兴趣地聆听。

  香奈儿出生在普通的家庭,六岁丧母,父亲抛弃四个子女,所以她是被

  姨妈养大的。儿时入读修女院学校并在那儿学得一手针线技巧。

  长大后为谋生计,在咖啡厅里唱歌做舞女,每天要赶往不同的酒吧、咖

  啡厅,很不容易。

  在此过程中香奈儿认识两位情人,一位是英国工业资本家,一位法国富

  有的军官,在这两个男人的支持下,她脱离舞女,开了自己的时装店。

  “原来是这样,真不容易啊!”司徒南心里感叹,心思飘到万里之外,

  一下子想到了纽约的库兹多娃和新唐山的吴曼丽。

  越是发达的城市,类似出身的女人越多,别说巴黎,就拿东方的小巴黎

  上海来说,就有超过七万多妙龄女子从事服务业。

  不过国情不同,巴黎能出一位香奈儿,女性更**些,而上海——但愿

  这种事越来越少,司徒南沉默。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香奈儿小姐的事业里投资一二。”劳拉突然对

  司徒南道。“刚才你们见面之前,香奈儿小姐有这方面的意愿,我觉得

  对她有所帮助。”

  “亲爱的,你知道我们家在南非的投资吗?”司徒南不置可否。反问道

  “南非?”劳拉突然一怔,才反应过来,微笑道,“你说的是美英公司

  的钻石吧?跟这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关系!只是不想你受累,出点钱,出点力就够了,别参合太多。

  ”司徒南握着劳拉的手。温柔一笑。

  “为什么这么说呢?”劳拉有些疑惑地看着司徒南。

  “没什么。在我们家里,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钱。看你这段时间在巴

  黎,很热衷这些事情,我感觉自己有被冷落的危险。”

  说完司徒南有些可怜滴看着劳拉。

  “呵呵——”

  从宴会回来后,司徒南找来珍珠养殖的相关资料,结果真让他找到不少

  。不过让他郁闷的是,在人工养殖珍珠方面走在前面的又是日本人。

  “日本珍珠小有名气。有位叫御木本幸吉的日本人发明了人工养殖珍珠

  的专利,使用一种比较小的珍珠蛤来生产珍珠,这种蛤本身只有6至7厘

  米大。虽然珍珠个头比较小。但因为人工养殖,产量非常可观。

  在濑户内海一带海域,每年日本人从珍珠养殖中获得上百万美元收入,

  行销亚洲欧美,发展势头非常迅猛,真是小珍珠赚大钱啊!”

  何永元站在司徒南面前感慨道。

  嗯,养珍珠都养出一艘战列舰了!

  司徒南点点头,心里还是有些怀疑:“生意真的那么好?珍珠可是稀罕

  品,日本人是不是鱼目混珠啊?”

  “那倒不是。虽然比起天然珍珠,价格稍低。耐不住需求大啊?我以前

  在香港的时候,家里人就非常喜欢珍珠。特别是老太太,老夫人们,就

  爱这个。有钱人家,还把珍珠当药呢?”

  何永元解释道。

  “当药?我看当美容产品更多吧?!天然的美容品对于爱俏有钱的女人

  来说,简直所向披靡。苦的还是男人啊!”

  司徒南难得调侃道。

  老大,你还苦?

  何永元会意一笑,顺着司徒南的意思道:“我也觉得珍珠做高档化妆品

  这想法只得一试,无论中外,市场应该是非常广阔的。据我所知,南华

  的珍珠比日本的珍珠个头更大,质量更好,如果用心经营的话,也是一

  条不错的财路。

  日本不是对中国和南华的奢侈品征收重税的吗?实际上,据南华海关统

  计,日本也在大量向南华倾销他们的珍珠产品。”

  “有此事?”司徒南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家

  伙最见不得日本人好了。

  何永元心里一笑,点点头。其实他也打着小算盘,他太太家族就是经营

  珠宝生意的,在南华投资珍珠养殖业以及奢侈品生意的,如果此事引起

  司徒南重视,也能搭个顺风车。

  “少爷,你看啊!这颗是日本产的珍珠,个头不足十毫米,这颗是南华

  产的珍珠,个头超过14毫米,色泽上也比日本产的珍珠要好。当然,如

  果人工养殖的话,色泽、饱满度会差点,不过产量肯定要比日本珍珠要

  好。”

  何永元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珍珠呈现在司徒南面前。

  “看,这里还有,黑珍珠,法国殖民地波利尼西亚产的。法国人靠着那

  座南太平洋的小岛,可赚了不少钱啊?香奈儿公司就想从那里进货,不

  过却被另外一家法国珠宝商垄断了,才想到我们的南海珍珠的。”

  何永元的功课做得很足,本来司徒南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被他一说,对

  珍珠的兴趣更浓了。

  按照何永元的说法,最有利于投资珍珠养殖的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人

  没怎么注意珍珠这玩意,就像他们不怎么重视龙虾鲍鱼一样。

  这话司徒南信,澳大利亚人饮食习惯跟英国人一样。英国人吃牛排被吃

  鱼排更多,实际上英国人控制的渔场可多了,但捕鱼最好的却是荷兰人

  和美国人,还有日本人也在发展远洋捕鱼作业。

  “到澳大利亚去养珍珠?”司徒南笑问何永元。心道:这小子的态度非

  常积极啊!估计看中了这个项目。

  “是的。相比于在澳大利亚种田放牧,在澳大利亚或者南太平洋上养殖

  捕鱼更方便些,我们跟白人的冲突更小些。当然,南华本身也有很好的

  地理条件,也不能放弃。”

  何永元点点头。费了诸多口舌,无非想让司徒南明白,小珍珠可以成就

  大事业。

  珍珠做饰品司徒南倒不会太重视。不过珍珠粉做美容产品,司徒南不能

  不动容。目前的化工产品远不如几十年后丰富,人工养殖珍珠虽然成本

  要高,不过市场潜力可不小,特别是欧美市场,有钱没钱的女人哪个不

  往脸上涂抹一番啊?就算几十年后,什么珍珠美白美容好像还有挺大市

  场的。

  “好吧!就把南海和南太平洋当成我们的牧场吧!此事交给你了。需要

  用钱的地方找夫人吧!她对此事好像很用心。”

  司徒南笑道。

  从标致家族宴会回来不久,香奈儿那精明的女人果然上门了。司徒南把

  何永元介绍给她。关于珍珠等奢侈品生意合作,在劳拉的热心下,何永

  元和香奈儿相谈甚欢。

  “何先生。你提出的珍珠粉美容的建议非常好。我很动心。你找到大规

  模养殖珍珠的方法吗?据我所知,这项技术在日本人手里。”

  香奈儿一脸微笑地看着何永元。没再见到司徒南她有些失落,不过跟心

  思捉摸不定的司徒南相比,眼前对此项生意热情的何永元就好打交道多

  了。

  当然,对司徒南来说,这只是小生意,不被重视也是正常的。香奈儿心

  想。她最关心的是能不能找到丰富廉价的珍珠产地。

  “当然。中国人有超过千年的养殖珍珠经验,就像我们发明火药一样,

  虽然没申请专利,但不代表我们不会。日本人只是一时投机取巧罢了。

  何永元自信道。日本人发明珍珠养殖专利。他有本事管到南华么?事实

  上,要算专利案,司徒南有太多的帐要跟日本人算计了。

  “你很幽默,何先生。”香奈儿矜持一笑,显出几分妖媚,不过何永元

  的审美标准还没进化到和司徒南接近的地步。一点也不为这法国大婶的

  献媚所动。

  “何说的没错。我去过南华和中国,那里的珍珠的确很出名,我拿给你

  们看!”过了一会儿,劳拉拿出一串珍珠项链,一共12颗,颗颗饱满晶莹

  ,不可多得。

  “有好几百年历史了,据说是古代皇室的收藏。”劳拉笑道。她出行的

  饰品不错,这串珍珠就是其中之一。

  “哦!太漂亮了。”香奈儿一看就被珠宝魅力吸引住了,她还是第一次

  见到如此珍贵的珍珠项链。

  “老板说得没错,女人炫耀珠宝跟男人炫耀爱车一样。”何永元心里想

  道。

  跟了司徒南那么久,他太清楚司徒南在中国收刮珍宝的能力了,黑的白

  的,用尽各种手段。洛杉矶的家里建起了超大的收藏室,每一件拿出来

  都让人眼红不已。

  “这是南华的产的?”香奈儿抚摸着项链,又在胸前比划一番,一脸爱

  不释手。

  “当然。我相信那里还有更棒的,不是吗,何?”

  劳拉笑着转向何永元,眼神带着鼓励。

  “没错。南华的珍珠如果跟巴黎时尚界合作,前景无可限量。”何永元

  笑着点头。

  经过商议,何永元代表南华和香奈儿公司达成合作计划,揭开南华珍珠

  进军巴黎奢侈品领域。

  而下一步,何永元以及站在他背后的威廉家族将会在南华、澳大利亚投

  资珍珠养殖业,占领珠宝、美容业上游产业。

  司徒南正在和张邦先讨论奥运会的时候,何永元一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那个女人走了?”司徒南问道。

  “嗯。那不简单,几乎把我们当成奴隶工厂一样,计较得厉害。”何永

  元抹了抹汗,跟香奈儿那女人讨价还价的可不容易,几乎费劲口舌。

  “呵呵。没事,总有天,她会求我们的。”司徒南不屑道,笑着给何永

  元倒了杯酒,坐了下来,“奢侈品这玩意,靠得就是品牌,直接瞄准了

  人们的虚荣心,实际上不过是件比较好的商品而已。说白了就是装逼卖

  钱。”

  “呵呵。这话说得——太直接了。”何永元忍不住一笑。

  司徒南没理会他,继续道:“还记得当初美华公司继承了荷兰人在南华

  的香料生意,亚洲的香料生意南华占了尽三分之一,要是算上苏拉威西

  岛东边的明古鲁群岛,南华群岛生产的香料几乎垄断了亚洲的香料生产

  。想想,这意味着什么?”

  “是啊!法国人香料除了部分从安南地区进口,其他的不都来自南华和

  荷属于明古鲁群岛么?美华公司在香精技术上有一定技术积累,虽然目

  前没生产成品,不过要打出自己的品牌也不是太难的事。”

  何永元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拍了拍脑门,光想着珍珠,怎么

  就没想到香料呢?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南华投资自己的香水工厂?”何永元笑着问司徒南

  “看南华那边怎么办吧?你有兴趣可以试试,不过那帮家伙忙着搞化学

  工业,香水这东西他们倒不会太用心。”

  司徒南鼓励何永元及其家族参与此香料生意,如果对方有心的话,也不

  介意把相关的业务转让给他们。

  相比于香料珍珠生意,司徒南跟关心标致家族的合作。他有充裕的时间

  处理此事,所以不会操之过急,免得让标致家族知道自己的急切。

  实际上,克莱斯勒公司并不准备在标致公司一家吊死。结束和标致家族

  的会晤,司徒南邀请克莱斯勒会见雪铁龙公司的创办者安德烈?雪铁龙到

  家里做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