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2章

第2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何故睁开眼睛,阳光照得他的脸好热,他感觉腰上搭着一只沉甸甸的胳膊。他抓着那只胳膊,悄悄放在了自己心口处,然后扭头看着枕边人。

  宋居寒睡得很熟,纷乱的头发垂在脸侧,长长的睫毛在眼脸上打下一片扇形的阴影,鼻翼轻轻鼓动着。四分之一的雅利安人血统,让宋居寒的五官同时具备白种人的深邃和黄种人的神秘,这是一张轻易就能让人疯狂的脸。

  何故曾经花了很长的时间,思考他喜欢宋居寒,是不是因为这张脸,他是个工程师,他善于思考、乐于思考,还要用各种各样的例举和假设来巩固自己的思考。后来得出了结论,宋居寒哪怕没有这张脸,他的出身、地位、才气,丰富的阅历和成熟的交际手腕,都能轻易吸引一个人,那是只有宋居寒那个阶层才能铸就出来的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贵气和高人几等,这样的天之骄子,非常能吸引人膜拜,换做现在的他,也许能抵抗宋居寒的一言一笑,但小时候的自己不行。

  可只有真正了解宋居寒,才会知道他内里是个聪明绝顶的、完全的利己主义者,他对宋居寒的了解,恐怕仅次于宋居寒的父母,因为宋居寒从来不会在他面前装成绅士,或者说,不屑于装。

  何故就这么看着,看了好半天,才因为保持一个僵硬的姿势有些累,于是动了动。

  这一回,宋居寒醒了,对上他的眼睛,就打了个哈欠:“几点?”

  “十点半。”

  宋居寒猛地睁开眼睛:“操,小松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小松是宋居寒的助理。

  宋居寒左顾右盼,不高兴地说:“我手机呢?”

  何故下了床,直接去了客厅,不一会儿,就拿着宋居寒的手机回来了。

  宋居寒接过手机一看,没电了,他把手机摔在了被子上,又骂了句娘:“把你手机给我。”

  何故把手机递给他,他拨了小松的电话:“喂,对,我在何故这儿……怎么样?行了,反正也错过了,改天吧,你想办法解释。”讲完电话,宋居寒倒回了床上。

  何故道:“怎么了,有事儿?”

  “嗯。”宋居寒不快地说:“去弄点吃的吧。”

  何故套上衣服,先给宋居寒的手机充上电,然后去厨房准备早餐。

  等宋居寒洗完脸出来,早餐已经摆在了桌上,宋居寒坐下来,一言不发地吃起来,全然没看见何故还在厨房忙活。

  何故把煎鸡蛋摆上桌,宋居寒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便一伸手道:“把我手机拿过来。”

  何故去把已经能开机的手机拿过来给他。

  宋居寒在屏幕上按了按,一段微信蹦了出来,一个很好听的女声撒娇着说:“干嘛不回我啊,我好伤心哦。”

  宋居寒一边吃,一边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最近忙。”

  何故抓着筷子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他喉结上下鼓动着,默默低下头吃着粥。

  俩人你来我往地*了两句,那女的声音娇俏得很,宋居寒却是一脸面无表情地说着应付的话,让人心里发毛。

  宋居寒吃了口粥,漫不经心地说:“听得出这声音吗?”

  何故摇摇头。

  “哦,我忘了,你不怎么听歌。最近刚红的一个新人,缠着我让我给她写歌。”

  “你睡了?”何故漫不经心地问。其实他并不是不怎么听歌,宋居寒的歌,他每一首都听过无数次,他只是不听别人的歌。

  宋居寒摇头,轻蔑地说:“谁知道干不干净。”

  “那你还理她干嘛。”

  “我爸要捧她,她的嗓子很独特,但想让我给她写歌?”宋居寒哼笑一声:“我写一首歌多少钱。”

  何故没有说话。

  宋居寒看着何故,嘲弄地一笑:“但凡接近我的人,总要图我点儿什么,对吧?”

  “我也图。”何故抹了抹嘴,淡淡地看着他:“图你的脸。”

  宋居寒哈哈大笑起来。

  何故也配合着笑了笑。宋居寒以为他何故跟其他人没太大区别,看上他的脸、他的名、他的钱,何故也从不解释什么,因为这样“互惠互利”的关系才是宋居寒想要的。

  何况,他的感情对宋居寒来说只是个累赘的笑话,他并不想自取其辱。

  他不多嘴,不缠人,不麻烦,不抗拒,这样宋居寒才不会厌烦,除非宋居寒有一天上他上腻歪了,在那之前,他们应该还能保持这样的关系一段时间,如果他们连炮--友都不是了,那他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再碰触到这个男人了。

  吃完饭,宋居寒又打电话去了,似乎是打给司机。

  何故收拾完厨房,就打开平板电脑,先网购了一批最新出的正版游戏,花了一千多,然后又开始看电视。

  他家现在这个48寸电视是两年前买的,就算是现在,也是居家电视里偏大的尺寸。他工作很忙,平时几乎不看,只有宋居寒来了会玩儿会儿游戏,这个电视也是为了宋居寒换的,其实不只是电视,他从小家境普通,对生活质量要求不高,家里但凡高级的东西,一定是为时不时会来的宋居寒准备的。现在市面上刚出65寸的电视,看着相当气派,但是很贵,要四万多,何故对着电脑沉思了一会儿,还是下单了。

  动一动手指,两个月工资就没了。

  何故有点心疼,但想了想也没什么,赚钱无非就是为了花,花钱无非就是为了高兴,只要能看到宋居寒,他就会高兴。再说他孤家寡人一个,平时很少花钱,以后也不可能结婚,更不可能有孩子,留着钱干嘛呢。

  宋居寒打完电话回来了,用力地舒展了一下腰身,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何故,来给我按按头。”

  何故放下平板,坐到了他旁边,将他的脑袋搁在了自己腿上,用适中的力道给他揉着太阳穴。

  宋居寒闭着眼睛,轻轻哼了一声,看样子很舒服。

  何故忍不住嘴角上翘,有股想要低头亲亲那光洁的额头的冲动。他轻声道:“你在筹备演唱会吧?”

  “嗯,以后还是尽量少开吧,圈钱是圈钱,就是太牵扯精力了,累。”

  宋居寒本身是个当□□手,而且是非常有才华的创作型歌手,长得绝顶好看唱歌绝顶好听同时还能写出好歌的,华语乐坛寥寥可数,多少人上赶着求他一首歌,因为能唱宋居寒写的歌,代表的是要么在圈中有一席之地,要么有金主愿意砸钱捧。

  何故温柔地顺了顺他的头发:“我知道你更喜欢写歌。”

  宋居寒轻哼了一声,打了个哈欠,突然想起什么一般,道:“哎,你猜我那天见到谁了。”

  “谁?”

  “你大学时候那个男朋友,他回国了。”

  何故一怔,手顿住了,他掩饰起自己的情绪:“冯峥?你知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哦,那算什么?炮-友?”宋居寒笑了:“不对啊,你跟我的时候还是处啊。”

  何故平淡地说:“我说过我们只是朋友。”

  宋居寒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他:“他现在混得很好,回国后没去自己家的公司,反而干起风投了,公司一个新电影组盘子的时候,是他来谈的。他看到我还算客气,不像当初那么冲动了……对了,他还问起你了。”

  “哦。”

  “你不好奇他问了什么?”

  何故摇摇头,有些心烦意乱。他脑海中浮现了一张优雅贵气的俊脸,如果不是宋居寒,他和冯峥也许……

  “他问我们是不是还在一起。”宋居寒扬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何故,把何故的细微表情都尽收眼底:“你猜我怎么回答他的?”

  何故语调平淡:“不重要。”

  宋居寒噗嗤一笑:“我说还在我的后宫里,当时他的表情真够精彩的。”

  何故皱起眉,起身往书房走去。

  宋居寒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力道有些粗鲁,表情也很傲慢:“怎么了?不高兴啊?”

  “没有,只是不感兴趣。”

  宋居寒站起身,捏了捏他的下巴,轻笑道:“别装了,一听到这个名字你眼神都变了。当年那小子因为我们在一起……”

  “我们没有在一起过吧。”何故抬头看着宋居寒。

  宋居寒愣了愣。

  何故笑了,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宋居寒:“这样子,不叫在一起,我也不是什么你后宫的一员。你真的要跟我讨论我们的关系吗?有必要吗?”

  宋居寒松开了手,口气也冷了下来:“没必要。”

  何故点点头:“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你去玩儿游戏吧,需要什么就叫我。”

  何故头也不回地进了书房,刚坐下喘了一口气,就听到大门砰地一声被摔上了。他重重叹了口气,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何必呢,他好不容易来一次,争点口舌之利有什么意义?这么多年了,又不是不知道他宋居寒是什么样的人。

  何故有些懊恼,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掏出了被笔记本盖着的烟。宋居寒要保护嗓子,从不抽烟,也不喜欢烟味儿,但他做项目经常熬夜,不抽烟有时候扛不住,所以尽量少抽,在家几乎不抽,尤其不能让宋居寒知道。

  吞吐了一口,烟草的味道顺着鼻腔灌入胃里,其实他从来没喜欢过烟的味道,但这种粗犷的、原始的刺激,真的很提神。

  他走到窗前,正好看到宋居寒坐进车里,可还没等司机给他关车门,他自己就用力带上了车门,把司机吓得缩回了手。

  看来宋居寒是真的不太高兴。何故觉得挺好笑的,当年羞辱了冯峥、又戏弄了他的宋居寒,明明是旗开得胜的那一个,不,宋居寒永远是胜利的那一个,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这个男人一辈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时刻站在高处,享受着普通人拼搏一辈子也未必能沾惹半点的好东西。

  所以,为什么提起当年的事,宋居寒会不爽?

  大概是自己刚才的态度吧,宋居寒习惯了一呼百应,在他的认知里,比他弱的人只配对他摧眉折腰,他也一直很识相地顺从着,偶尔没克制住,果然惹宋居寒烦了。

  真是不应该。

  抽完烟,他返回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工作。他是个建筑工程师,工作相当繁琐,责任还大,他自己带领一个九人团队,在国企打拼了六、七年,算上工资、项目奖金和年终奖,一年能拿个五六十万,也算小有成就。但长时间的熬夜、加班,在年近三十岁的时候,开始让他有些吃力了。

  他盯着复杂的结构图,感觉有些疲倦,突然想起了宋居寒的话,让他去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他是个很闷的人,不爱说话,也不喜欢交际,所以以前从来没想过要转行。无中生有一座建筑,需要严肃的一丝不苟的数据和理论做支持,这些东西在千百年来人类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科学,他只要足够谨慎、足够专业,就不会出大的纰漏,他知道自己适合这样枯燥的、循规蹈矩的工作,而不能做需要创造力的活儿,因为变故越少,他越觉得安全。

  可人是会变的,无论主动还是被动,这两年他确实开始考虑转行了。主要是太累了,他倒不是不能吃苦,只是人要是太累就老得快,他倒也不是怕老,他怕的是……怕的是宋居寒对着他硬不起来。工作再忙也坚持健身,加班到头晕眼花也不敢吃宵夜,一个冬天皮肤干燥只会抹点大宝的工科男硬着头皮去了解护肤品,穿戴那些他连名字都不会读的名牌,这些全都是因为宋居寒。工作七年,他几乎没多少存款。不知不觉的,他好像在为别人而活。

  如果他想转行,宋居寒一定会帮他,宋居寒很大方,在钱方面。他现在开的路虎,三环的这套房子,全都是宋居寒给的。他从不拒绝这些,他收了,宋居寒才不会起疑心。他时常安慰自己,哪怕宋居寒吝啬于给任何人感情,他也不算亏,他喜欢宋居寒十年,睡了六年,还能赚来豪车豪宅,他有什么可自哀自怨的,换做别人,早该做梦都笑醒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