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4章

第4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到了大圣影城。

  这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号称“南有横店,北有大圣”的电影拍摄基地,规模确实很惊人,俨然已经成了京城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天至少会有两三部戏在这里拍摄,吸引了很多游客。

  何故停好车,给小松打了个电话,小松的声音一听就是忙疯了,让何故等等他。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看着一批批的游客排着队往里进,其中有很多各路粉丝,穿着统一的服装,举着各式各样的应援物品。

  真年轻,何故心想。

  这时,小松终于来了,他身上汗流浃背,见到何故特别不好意思,连连道歉:“何故哥,这是工作牌,你可以把车开进来了。”

  “我就不进去了,你把手机给他吧。”

  “啊,你不进去了?寒哥正拍广告呢,你不看看吗?”

  “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一个外行去了影响你们工作。”

  “不会的,其实挺好玩儿的,去看看吧。”

  何故觉得有些奇怪,小松为什么坚持让他去看?

  小松也意识到自己殷勤的有点过头,他尴尬地说:“你跟寒哥吵架了吧?寒哥今天心情挺不好的,你要不进去哄哄他,不然……我们工作也不好做……”

  “我不会哄人。”何故很实在地说:“而且我们没吵架。”他怎么可能和宋居寒吵架,顶个两句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小松失望地叹了口气:“那你开车小心。”

  “嗯,辛苦了。”何故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上车了。

  其实他很想见宋居寒,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在宋居寒又忙心情又不好的时候见面,多半是更触霉头,不如等宋居寒消气了,大概就会来找他了。

  车开出去没多久,他电话响了,是小松打来的,他一接通,就听小松压低声音,为难地说:“何故哥,寒哥发火了,让你回来。”

  “发火了?”何故实在不理解宋居寒的逻辑,他无奈道:“好吧。”

  他在前面掉了个头,可这时候正碰上下班高峰期,开始大堵车,车子龟速地挪。十分钟后,小松打电话来催,二十分钟后,又来催,声音已经是快急哭了。

  何故也很着急,但他又不能飞过去。

  七八公里的路程,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又开回了影城。小松就在门口等着他,一见他就像见了救星,生怕他反悔似的窜上他的车:“哥你往里开,我给你指路。”

  保安看过工作牌后给他们放行,俩人顺着跟游客截然不同的一条路进了影城。

  何故看了气喘吁吁的小松一眼,安慰道:“你别着急,居寒就那脾气,他怎么了?”

  小松哭丧着脸:“不知道啊,寒哥经常莫名其妙发脾气的,这回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说你把手机送到了人走了,他就生气了。”

  何故也想不通,反正肯定不是因为宋居寒特别想见他就对了。

  车开到了一个民国风情街,俩人下了车,小松带他往一个正在拍摄的大宅里走去。

  走到休息室前,小松小心翼翼地敲了敲:“寒哥,何故哥来了。”

  “嗯。”休息室里传来冷淡的声音。

  推开门,就见宋居寒穿着一身*少将的制服,正站在镜子前,让造型师整理腰带。那衣服为了追求体现身材的效果,刻意做得有些紧,裹在宋居寒身上,一分一毫的曲线都像是上帝雕凿出来一般完美。宋居寒的母亲是个曾经享誉世界的德裔混血超模,净身高,宋居寒比她又高了十公分,腿长得逆天,他的长相和身材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些人,得天独厚。

  宋居寒转过脸来,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和高眉骨相映成彰,显得五官格外深邃,他头发全都梳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更加凸显他高挺的鼻梁和刀削般的脸型,给人一种严谨神秘却又随时可能爆发的张力。

  “居寒。”何故冲他点了点头。

  宋居寒道:“都出去,我休息一会儿。”

  造型师和化妆师闻言,全都出去了,小松也跟着退了出去,何故犹豫了一下,刚抬脚,宋居寒就瞪着他:“你留下。”

  何故关上门,走到他旁边:“怎么了,心情不好?”

  宋居寒摘下眼镜随手扔到一边:“小松让你进来,你为什么不进来?”宋居寒因为睫毛太长,非常不喜欢戴眼镜。

  “我怕影响你工作。”

  “放屁。”宋居寒捏着他的下巴:“你是想躲着我吧?”

  “我躲着你干什么。”

  宋居寒冷笑一声:“不就是因为我提了冯峥吗,你好像还对他挺上心的。”

  “我们这么多年都没联系过,这应该算不上上心。”

  “那你干嘛为了他那么反常。”

  何故想了想:“我觉得我不算反常。”

  宋居寒挑起眉:“你跟我抬杠是吧?”

  何故叹了口气:“居寒,你想怎么样。”

  “别他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好像我无理取闹似的。”宋居寒推开何故,差点把人推地上。

  何故整了整衣服,坐在了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他只是了解宋居寒,宋居寒心里那股火无论是因何而起,只要不发泄干净,肯定闹得所有人鸡犬不宁。

  宋居寒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一脚把茶几踹开了,朝着何故低吼道:“你他妈是个死人啊,说几句好听的不会啊,笑一笑不会啊,我花钱找个鸭都比你知情识趣,要你干吗呀!”

  何故心脏有些抽痛,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宋居寒越是这样,他越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继续沉默。

  宋居寒气得摔了好几样东西。

  何故迟疑了半天,才开口道:“居寒,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宋居寒冷冷看了他半晌,道:“把裤--子脱了。”

  何故惊讶地看着他。这里不过是个休息室,外面全是人……

  “脱啊,你既然连哄人都不会,至少得学学怎么让人消气吧。”

  何故犹豫了一下:“你把门锁上。”

  宋居寒顺手锁上了门,抱胸看着他。

  何故面无表情地把裤--子脱了。

  宋居寒大步走上来,将何故背对着自己按在沙发上,似乎是担心弄皱了衣服,他只是拉下了拉--链,不管不顾地横冲直撞。

  一边撞,宋居寒嘴里也不干不净地说着:“当初你没跟冯峥做过也挺可惜的,连个对比都没有,不然我就能让你知道,我连床--上--功夫都比他好。”

  何故咬着牙,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他额上全是汗,眼圈有些充血,疼痛和不适他都能忍,可那份羞--耻和屈--辱格外煎熬他的心。他在心里说服自己,不要计较,他想要的是宋居寒的陪伴,那么就得付出等额的代价,很公平。

  大概正是有这样的觉悟,宋居寒一直没和他断。

  宋居寒在这方面的需求比常人大很多,尤其是心情差或压力大的时候,他不能抽烟喝酒,不能飙车旅游,一切常人惯用的减压方式,他都受到限制,所以他最常做的就是运动和做---爱。但他不滥---交,一是嫌脏,二是不想被利用,三是他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在圈子里多年,他没谈过正式的恋爱,但有几个固定的床---伴,何故是跟他时间最长的那个。

  说起来,当初如果没有冯峥,也不至于挑起宋居寒的好胜心,非把他弄到手不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宋居寒睚眦必报、傲慢好胜的个性一点都没变。

  宋居寒发泄完了,用纸巾擦了擦就整好了衣服。何故双腿虚软,瘫在沙发上半天无法动弹。

  宋居寒见着何故狼狈的样子,心情似乎好了一些,捏了捏何故的脸蛋,露出恶意的笑容:“操--得你爽不爽?”

  何故微眯着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

  “问你话呢。”

  “爽。”何故轻声说。

  “真乖。”宋居寒俯下身,在何故的唇角落下一个很温柔的吻,说出的话却如恶魔之语:“我也很爽,我上过的哪一个都比你年轻漂亮,可没几个有你这里销---魂,你也算天赋异禀了。”

  何故闭上了眼睛,勉强想爬起来,腰部以下却使不上力。

  宋居寒给他提上了裤子,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在这里等我,晚上带你吃好吃的。”宋居寒走到镜子前,整了整衣服,还从喉咙里哼出婉转地曲调,然后转身开门走了。

  何故靠坐在沙发上,手指无力地拉上拉链,系上腰带,这么简单的动作他喘了好几口气才完成。

  他有些失神地看着天花板,心里空荡荡的,脑子里也空荡荡的。

  他知道自己挺犯贱的,不过贱也没碍着别人,他乐意罢了。而且他也贱不了几年了,他快三十了,他想趁宋居寒腻歪之前,多享受一下和宋居寒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多积攒一些回忆,人一辈子就这么短短几十年,他不管别人怎么活,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反正他不会为了什么尊严违背自己的心意。

  他喜欢宋居寒,那就喜欢吧。

  他缓了半天,发软的双腿才好了一些,他去洗手间清理了一下,就在休息室安静地等宋居寒。从昨天到今天,他已经累得不行了,等着等着就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门进来了,何故惊醒过来,脑子嗡嗡直响,迷糊地看着小松。

  “何故哥,你怎么还在这儿?”小松惊讶地看着他。

  “居寒让我等他。”

  小松尴尬地说:“寒哥早就走了呀,跟剧组的人吃饭去了,我留下来收拾东西的。”

  何故闭了闭眼睛,疲倦地说:“嗯,那我回去了。”

  “何故哥。”小松有些不忍:“寒哥下午太忙了,就……忙忘了,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何故哥……”小松叹道:“辛苦你了。”

  何故没说什么,拿上钥匙就走了。

  他还不至于需要一个大男孩儿的同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