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13章

第13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何故愣了愣:“哦。”

  “‘哦’?”宋居寒死死握着手机:“你们联系了?”

  “嗯。”

  “什么时候?”

  “前段时间。”

  “见面了?”

  “嗯。”何故看着宋居寒阴晴不定的脸色,心里直叹气,看来他的生日结束了。

  电话还在不知死活地响着,宋居寒喉结上下滚了滚,手指一滑,接通了电话。

  何故还没来得及阻止,宋居寒已经开了免提,冯峥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何故,生日快乐!”

  宋居寒此时正跨坐在何故身上,他眯起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何故。

  何故伸手就要去够手机,宋居寒却不给他机会,带着浓浓地嘲讽开口了:“冯总啊,你找何故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冯峥的声音沉了两个音阶:“哦,宋大明星,你们在一起呢。”

  宋居寒呵呵一笑:“当然,他过生日我不陪他,难道让别人陪吗。”

  “宋大明星的后宫太大,我担心你陪不过来。”

  “陪不陪得过来,冯总操哪门子心?”宋居寒抓着手机的手攥得越来越紧,仿佛捏在手里的是冯峥的脖子。

  何故用嘴型说:居寒,把手机给我!他拼命想去抢手机,宋居寒干脆一掌按住他胸口,将他服帖地压在了沙发上,他衣衫不整,就在不久的刚才,还是一副诱--人的画面,现在看来却有些面目可憎。

  宋居寒的手劲儿太大了,何故顿时感觉内脏都受到了压迫,别说坐起来,连呼吸都有些不畅。

  冯峥换了口气,尽量冷静地说:“把手机给何故,我跟他说句话。”

  宋居寒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不好意思,何故的嘴有点忙,现在说不了话。”

  何故瞪直了眼睛,几乎是和冯峥异口同声地怒喝道:“宋居寒!”

  宋居寒直接掐断了电话,恶狠狠地摔了出去。

  何故的胸膛用力起伏着,脸憋得通红。他和宋居寒在一起的时候,忍着让着,从无抱怨,毕竟是他上赶着喜欢人家,可他即使是再淡定,身为男人,也最忌讳在外人那里丢面子,

  宋居寒冷冷地瞪着他:“你们见面了,却没告诉我。”

  何故深吸一口气:“我每天见那么多人,难道每个都要告诉你吗。”

  “冯峥和其他人一样吗!”宋居寒冷哼一声,“这么多年没见,他还记得你的生日,倒是够殷勤啊。你们什么时候见的,见了几次,干了什么?”

  何故咬了咬牙:“我们没上床。”

  宋居寒怔了怔。

  何故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他盯着宋居寒的眼睛,一字一字清晰地说:“我们没上床,我也没和任何人乱--搞,我还每年都体检,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吧。”

  宋居寒的手垂在身侧,渐渐握紧了,何故竟堵得他一句话都接不下去,是啊,他对何故的要求,不就是这个吗,这是他亲口说的……他恶声恶气地说:“你有这个自觉就好。”

  “有。”何故的表情平静地看不出一丝情绪:“毕竟这是我唯一的优势。”

  宋居寒起身,一脚踹开沙发旁边的礼物袋子,抓起外套就要走。

  “居寒。”何故低着头,叫住了他。

  宋居寒扭头看着他,目光冰冷。

  “你说要送我生日礼物,要什么都行,算数吗?”

  宋居寒没说话。

  何故抬起头,瞳仁漆黑,深得像一潭死水:“我说要你,今天陪我。”

  宋居寒冷冷一笑,挖苦道:“我的出场费一分钟八万,陪你这两个小时你一辈子都付不起,你要实在空虚,找根棍子吧。”

  何故握紧了拳头,五官极其僵硬。

  宋居寒扭身走了。

  大门被狠狠摔上的那一刻,何故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脚将那沉重的茶几踹翻在地,还不解恨一般踢了好几脚,脚背生痛,他也浑然不觉。他大口喘息,胸膛剧烈起伏,整个人有些发懵,最后站着都觉得天旋地转,只好抱着脑袋瘫坐了下来。

  引线要烧到头了吗……

  何故唇边扬起一丝自嘲地笑。

  如果……如果一开始宋居寒就把最恶劣的一面展示在他面前,他还会义无反顾地一头栽下去吗?不,他会敬而远之,他会始终把宋居寒当一个遥不可及的星星,带着从地球到星空那么遥远的距离的关注,仅此而已,也只有当星星离得那么远时,才不会被那光芒所折服。

  可世事没有如果。

  酒都喝下去了才知道有毒,又有什么用?毒以入骨,仙药难赎。

  何故无力地躺倒在沙发上,看着熟悉的天花板,记忆翻滚如云,不断涌现。

  六年前,他一边实习、一边写论文的时候,宋居寒作为荣誉校友,出席了他们学校的二百周年庆典晚宴。他知道宋居寒回国了,却没想到宋居寒会参加这么朴素的宴会,那时候的他又土又傻,哪儿知道打造正能量形象之类的包装策略,只单纯地觉得宋居寒还心怀母校,人真是不错。

  他是全奖学金的优等生,宴会致辞的学生代表,所以,俩人再次在后台相遇了。

  时隔多年,他都忘不了再次见到宋居寒时的情景。

  他们学校是国内一流名校,新建的大礼堂能容纳三千人,但校领导为了溯古追今,选择在建校初期的礼堂举办庆典。那礼堂是他们学校地位崇高的古董,代表着整个学校悠久厚重的历史,保养得很好,只是年代久远,后台简陋,没有单独休息室,于是便在角落里布置了一套桌椅,宋居寒身边围着四个保镖、一个经纪人和一个助理,后台门口还守着学生会的人,禁止任何无关人员进入。那时的宋居寒,已经在国内娱乐圈崭露头角,为了避免骚乱,慕名而来的粉丝直接被拦在了校门外。

  何故一进休息室,就看到了翘着二郎腿在玩儿手机的宋居寒。宋居寒穿了一身灰色的定制西装,胸口别着他们学校的校徽,平日里慵懒随性的卷发此时一丝不苟地用发胶固定着,侧脸的线条完美得如同雕塑,手机的背光将他白皙的皮肤衬得愈发光滑细腻。

  整个后台里有二三十人,都在偷偷看他或者议论,他却仿佛浑然不觉,连头都没抬一下。

  何故莫名地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宋居寒还记不记得他。

  想来也是好笑,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

  这时,学生会的部长进来了,跟何故再次核对了一遍流程,然后又走到宋居寒身边,有些忐忑地说:“宋同学,我们再核对一遍流程吧?”

  宋居寒闻言,扬起了下巴,微微一笑:“好啊。”

  那一笑让这个平日里端庄严肃的女部长顿时脸都红透了。

  高中时代的宋居寒,尽管性格早熟,但里外都还透着小男孩儿的青涩稚嫩,现在的他也不过20岁,却已经有了这个年龄难得的巨星气场,尤其是扎堆在一群朴素的学生中间,无比地耀眼。

  女部长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呃,对,流程是……学生致辞阶段,啊,是先,那个,学生代表先致辞,然后……”

  已经有人偷笑出了声,部长的脸更红了,头一路地往下垂,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先致辞,致辞的最后介绍荣誉校友,最后一个介绍到你。”何故走了过来,他心里也很紧张,偏偏天生了一张淡定的脸,看似从容地走到宋居寒面前,给部长解了围,“介绍到你的时候,你就上台说你的部分,然后主持人会上来和你互动。”

  宋居寒的目光落到了何故身上,他显然是觉得何故有些眼熟,微微蹙了蹙眉,然后站了起来。

  20岁时候的宋居寒,个头已经有,使得他给人的压迫感更甚。

  何故的喉结上下滚动,手悄悄地在背后握紧了。

  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好看到这种程度。那种从骨头里往外迸发的魅力,那找不出丝毫瑕疵的容颜,当与那双深邃似海的眼眸接触时,美貌简直像一股冲击波,一下子将人打了个对穿,该有多大的自信与勇气,才敢在与宋居寒四目相接时不至于自惭形秽?

  至少何故做不到,女部长做不到,这个屋子里没有人可以做到,所以宋居寒站起来的瞬间,鸦雀无声。

  宋居寒微微歪了歪脑袋:“你……我们以前见过吧?”

  何故强自镇定地点头:“我是附中升上来的,我们一起做过校园环保宣传演出。”

  “哦,我想起来了。”宋居寒的笑容明朗,“真巧呀,这个活动又要合作了。”

  何故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他心里有个声音在喊:宋居寒记得,宋居寒记得!

  宋居寒的下一句话又给他浇了一桶冷水:“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你叫什么名字?”

  “何故,何故的何故。”

  宋居寒扑哧一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难道你小时候很喜欢十万个为什么?”那笑容真是可爱极了。

  何故感觉脸皮发烫,那种被遥不可及的人关注的感觉,令人又欣喜又惶恐,当时只有22岁的他,能够保持镇定已经很不容易,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像宋居寒一般,从小就见惯了无数的大场面和大人物,早就荣宠不惊。他也变得有些结巴:“呃,我父亲是老师,他说人一生贵在锲而不舍地求知。”

  “嗯,好名字,坐下聊聊吧。”宋居寒给助理使了个眼色。

  助理连忙搬了张凳子放在一旁,何故没想到宋居寒会这么好说话,晕晕乎乎地就坐下了。

  “给我看看流程。”宋居寒把身子偏了过来,盯着何故拿着的手稿。

  一股淡淡地香水味扑进了何故的鼻息,宋居寒离他极近,肩膀顶着他的肩膀,纤长卷翘的睫毛像两把扇子,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扇啊扇,扇得人心痒难耐。

  何故猛掐了自己一把,生怕失态,他摊开手稿,翻到宋居寒的部分:“这个介绍词我跟你的经纪人邮件里对过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是的,没问题的。”经纪人边说,边指挥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摄影师架设器材。

  “哦,我知道了。”宋居寒点点头,抬眼看着何故,眼含笑意,“你代表致辞,是因为你成绩特别好吗?”

  何故感觉心脏漏跳了几拍,紧张地点点头。

  “咱们学校可是全国最难考的学校之一了,莫非你当年还是什么高考状元?”

  “我是附中保送上来的。”他当年虽然没考到京城状元,但高考成绩也排在了全市前十,因为他已经保送,所以也就没怎么准备高考,那段时间都去实习了,要是认真备战,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成绩。不过他能代表致辞,并不是因为他成绩最好,而是因为最好的几个都出国交换了,他当时放弃了交换生的资格,是因为他突破不了跟外国人说英语的社交障碍,尽管他gre分数极高。

  “学霸呀。”宋居寒笑呵呵的调侃。

  背后突然传来快门的声音,何故也不知道怎么了,背脊猛地挺直了,连头都不敢回。

  宋居寒看着他如惊弓之鸟一般,忍不住一笑,按住他的肩膀安抚道:“拍点例行照片而已,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把你的脸遮住。”

  “啊,没、没事。”宋居寒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好烫,高中时候,宋居寒也曾这样搂着他的肩膀,在主席台上致感谢词,四年过去,他竟然还记得宋居寒手掌的温度。

  经纪人上来摆弄他的手稿:“同学,你手臂抬高一点,居寒,你做出和他认真讨论的样子。”

  于是何故就僵硬地托着手稿,宋居寒把头也挨了过来,压低声音说:“别怕,没事的,很快就拍完了。”那声线实在独特,年轻而又慵懒,一下一下地搔着人的鼓膜,让人心跳加速,血液沸腾。

  好不容易拍完了照片,何故也彻底松了口气。

  “哎,主持人来了,冯峥,你怎么这时候也迟到。”女部长抱怨道。

  “不好意思啊学姐。”冯峥大步走了进来。不比带着欧美人成熟血统的宋居寒,身为19岁的东方少年,冯峥的骨骼抽高的太快,反而衬得身体单薄,配上那白皙俊美的脸蛋,给人以一股清秀鲜嫩的朝气。

  何故道:“冯峥,正好你来对下流程……”

  “哦……”冯峥的眼睛越过何故,眉毛微蹙,“居寒,你来了。”

  “冯峥啊。”宋居寒朝他摆了摆手,皮笑肉不笑地打招呼。

  何故心里惊讶,原来俩人认识?他怎么从没听冯峥提起过,不过也没什么奇怪,他一直在关注宋居寒,也没和任何人提起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