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41章

第41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何故看着宋居寒一副“你不答应今天就没完”的霸道样子,一阵倦意袭上心头。

  他突然就想通了。

  他一直以来想要的东西唾手可得了,为什么要拒绝呢?何不试试,试试它是不是真如想象中美好,试试宋居寒能装几个月,能忍他几时。

  他猜不超过三个月。

  宋居寒天生没有专一的概念,他的出身背景和家庭就没有教会他这一点,他成长起来后,又面对那么多的诱惑,谁跟他谈“专一”,必定是嗤之以鼻,他许诺的“不跟其他人”,不过是暂时应付自己的条件。

  至于宋居寒所说的“认真的在一起”,非常悦耳,却不能往心里去。因为一旦他真的在心里认定他们在一起了,他的占有欲会将两个人都彻底吞噬,将自己拖入万劫不复。

  何故伸出手指,轻轻蹭了蹭宋居寒的下巴,淡淡地说:“好吧。”

  宋居寒顿时露出了笑容。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何故舍不得他,何故一直以来都太淡定稳重,偶尔这样闹一闹,也算别有情--趣。他喜欢看到何故不同于往日的一面,所以在床上特别喜欢欺负何故,就为了让这个男人露出别人看不到的表情。

  “但是……你既然答应了我,就要遵守承诺。”何故漆黑的瞳仁仿佛一湾深不见底的湖水,“如果你和别人睡了,我们就彻底结束。”

  宋居寒倨傲地说:“我答应了你,自然会做到。”他按着何故的后脑勺,压下了他的头,温柔地含住了那唇瓣。

  何故眨了眨眼睛,感觉那吻都带着点苦涩的滋味儿。

  这场景似曾相似,对了,六年前不就是如此。

  只不过那时候,他假借着“玩玩儿”的名义是为了留在宋居寒身边,这一次,他是认真的……认真的打算“玩玩儿”。

  因为最先毁掉约定的,一定是宋居寒,他只要陪着玩儿完这最后一程,宋居寒就再没有理由强留他了吧,也算在最后一刻,了却他多年的愿望。

  宋居寒最后还是没回去,强行抱着他睡到了天亮,才偷偷摸摸地走了。幸好那天孙晴回申城处理公事了,否则肯定要撞上。

  随着春假的结束,新闻的热度也终于开始消散,围在酒店门口的粉丝和记者也都不见了。

  何故足不出户地呆了快三个星期,有一天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出去走走。

  他穿上大衣、戴上墨镜,下楼的时候碰到同乘电梯的客人,都感到一阵挡不住的心虚。

  顺着街道缓步而行,他发现没有人特别注意他,他试着摘下了墨镜,更清晰地看着初春的景色。这是一年中京城最美的时节,寒意未退、生机乍现,不看岂不可惜。

  往来行人如织,却完全没有何故想象中的那些被人指指点点的画面,关闭了电脑和电视,好像整个世界都清净了,没人认识他,没人关注他,没人会把过多的心思放在一个已经过气的话题上。

  何故忍不住自嘲,他真是庸人自扰。

  他自己去吃了饭、看了电影,然后找了个咖啡馆看书,同时给自己的顶头上司打电话,想和他单独谈自己的离职问题。

  那天下午,他和上司一起吃了个饭,他表现得豁达而平静,没费几句口舌,就结束了他在南创近七年的职业生涯。

  即便做足了心理准备,可何故还是感到了难过,他在南创挥洒的青春与汗水,就在这一刻无奈地终结了,如何能不痛心。

  上司说公司会给他双倍的年终奖,外加多结算三个月的工资,无论是看他妈的面子,还是出于对他这些年兢兢业业的肯定,又或感谢他走得这么干净利落,总之,公司没有亏待他。

  何故让陈珊帮他收拾办公室,办理离职手续,单独和接替他的人交接工作,他是不可能再回去了。

  他突然想起了顾青裴,当初顾青裴走的时候,光散伙饭就吃了无数顿,那么地意气风发、那么地前途无量。而他,甚至不能和昔日的同事道个别,甚至没有胆量再回公司看一看,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

  这都要“感谢”宋居寒。

  办完离职后,何故给顾青裴打了个电话,想约出来谈谈。

  一直积极想要挖他的顾青裴,此时却状态不佳,说公司这边出了事,接连向他道歉,显然现在一切都成了未知数。

  何故有些担心,问顾青裴怎么了,顾青裴也不肯说。

  以顾青裴的性格,能为难成这样,而且无法掩饰,必定不是小事,所以何故没有再追问,反而安慰了一番。他虽然是打算去顾青裴那里,但并不想马上入职,正好他可以先歇一段时间,再观望看看。

  何故联系上了装修公司,正式开始装修他家的旧房了。那房子小,工期预计不超过两个月,何故对合作过多次的工头很放心,把房子全权交给了他,自己买了张机票,去了申城。

  他下了飞机,刚打开手机,就跳出来一排未接来电,全是宋居寒的,他回了条短信:怎么了?

  宋居寒的电话很快追了过来:“你上哪儿去了?干嘛关机?”

  “坐飞机,我来申城看看我妈。”

  宋居寒似乎松了口气:“你什么时候回来?”

  “没定,过两天吧。”

  “我爸好不容易不再找人看着我了,你早点回来陪我吧。”

  “好。”

  “‘好’是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太确定。”

  “两天。”

  何故道:“我真的不太确定。”

  宋居寒在电话里头哼了一声:“算了。”说完挂了电话。

  何故也没在意,要是宋居寒会突然转性,那才吓人。

  何故打上车,去了上次住过的那个酒店,晚上和他妈及素素一起吃饭。

  素素虽然平时很调皮,说话也大大咧咧的,但这次却意外地懂事,对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只字不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坐在何故怀里,给他看自己唱歌跳舞的视频、去瑞士滑雪的照片。

  直到孙晴出去接电话,素素才小声说:“哥哥,宋居寒真的是你男朋友吗?”

  何故摸了摸她的头:“不是。”

  素素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明显不信,毕竟他曾经为宋居寒的事撒过谎,在这件事上,他估计是没什么信誉了。

  何故无奈地说:“真的不是。”男朋友这个词,放在他们之间,总显得很滑稽。

  “那你是不是喜欢他?”素素一脸向往地说,“我也喜欢他,他好帅好帅。”

  “嗯。”何故含笑,“但他不喜欢我。”

  素素怔了怔,然后皱起眉,忿忿地说:“他肯定眼神儿不好。”

  何故被她逗笑了。

  “哥哥,你辞职之后,会来申城吗?”

  “我现在还不知道。”

  “你来嘛。”

  何故想到顾青裴,此时有了些犹豫,如果顾青裴那里真的去不了了,难道他真的要来这里吗?这里起码有亲人……

  何故摇了摇头:“我要休息一段时间,再作打算。”

  晚上回到酒店,何故洗漱一番,正打算睡觉,门铃就响了起来。

  他叫道:“谁呀?”

  “客房。”

  何故愣了愣,这声音,不会是……他跳下床,打开了房门。

  宋居寒嘴角噙着一抹邪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你、你怎么……”

  “要查你住的酒店还不容易。”宋居寒一把抱住了他,“谁让你跑这么远的,我只好来找你了。”

  何故怕被人看见,赶紧退回房间,关上了门:“你怎么现在就敢坐飞机,你没被人认出来?”

  “所以我没坐飞机,坐的高铁,腰疼死我了。”宋居寒舒展了一下修长的躯干,“我把脸都遮住了,这要都能认出来那绝对开了天眼了。”

  何故看着宋居寒风尘仆仆的模样,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在见到宋居寒的一瞬间,他确实觉得有些惊喜。

  “我去洗个澡。”宋居寒低头亲了他一下,暧昧地说,“等我。”

  何故木木的没什么反应,直到宋居寒进了浴室,他才吁出一口气。他本来打算在申城住上十天半个月,看能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环境,现在看来是住不了几天了。

  宋居寒快速洗了个澡,就扑上了床,将何故压在身下,亲昵地吻着:“你是不是也刚洗完,好香。”

  “嗯。”

  “简直是为我准备的。”宋居寒低笑两声,撩--拨着何故。

  何故也很久没做了,身体顿时有些躁--动,他现在很想尽情地享受性。

  宋居寒今天极有耐心地调动何故的欲--望,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何故的身体,更能操控这个人的沉浮。

  俩人做了一晚上,就像被扑灭的火苗再次复燃,来势汹汹、有燎原之势。何故在欲--海中无限沉沦,最后几乎失去了自我……

  第二天醒过来,何故累得身体几乎动弹不得,他好久没这样纵---欲过了,后遗症相当明显。

  宋居寒也醒了,抱着他亲了一口:“饿吗?”

  何故眼睛肿得睁不开,缓慢地点了点头。

  宋居寒拿起床头的话筒,叫酒店送两份早餐。

  何故挣扎着想起来,可刚一动,就疼得倒吸了一口气。

  宋居寒低笑两声:“累着你了……你是不是疏于锻炼了?以前体力比这好的。”

  何故不想回答,他想去洗澡。

  “行了,昨天帮你擦过了,老实躺着。”宋居寒把他拽回了怀里,抚摸着他光滑的背脊,“今天我们不出门了。”

  “不行。”何故一张嘴,喉咙沙哑,他想起昨夜的一切,顿时耳根发红,“我妈……”

  “你不是要待好几天吗,就说你今天去见朋友了,你这样子,怎么见你妈。”

  何故把发胀的脑袋往枕头上撞了撞,确实,他这样子怎么见人,恐怕走路都不利索。

  宋居寒给他揉着太阳穴:“难受是不是?我给你按按。”

  何故身体僵了僵。

  宋居寒何曾对他这么柔情过?这简直叫人尴尬。

  “我经常想……”宋居寒边揉边说,“你在拘留所里那几天,在想什么,你答应给我背黑锅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何故沉默着。

  “何故,你觉得我对你好吗?”

  何故麻木地说:“好。”

  “别装了,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你这个人就是这样,想什么,宁愿憋得吐血也不说出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难过,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

  何故轻轻咬住了发颤的嘴唇。

  宋居寒把脸埋进了他颈窝里,声音慵懒又绵软,简直是在撒娇,“这么多年,我遇见这么多人,可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只有你不图我什么。这回我们好好在一起,以前我没给你的,现在我补偿你。所以你的心,你的眼睛,也只能放在我身上。”

  何故想辩解两句,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多次意识到他和宋居寒在性格和三观上的有巨大的差异,而宋居寒又只对和他上---床感兴趣后,他就放弃了沟通。

  如今即便是想沟通,也不知道从何开始了。

  沟通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就像拥堵的管道,也不可能一下子疏通开,他说得太少,想得太多,不仅仅是性格问题,而是从前即便他说,宋居寒也懒得听。

  如今……宋居寒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对与错,根本不重要。

  酒店服务员送来了两份早餐,宋居寒把何故拽了起来,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子,“宝贝儿,要不要我喂你?”

  “不用。”何故脸颊有些发烫,宋居寒想对人好的时候,简直华光万丈,根本无法忽视。

  宋居寒把早餐摆在桌上,走到床边想要抱何故,何故赶紧站了起来,结果双腿发软,身体陡地往下滑去。

  宋居寒一把揽住了他的腰,暧昧地直笑:“这不怪我啊。”他贴近何故的耳朵,小声说,“怪你一直咬着我不放。”

  何故轻咳一声,勉强站稳了身体,推开了宋居寒,一步步走到桌子边。

  那份疼痛和酸胀真叫人尴尬。

  宋居寒心情极好,还给何故夹菜,何故确实饿了,埋头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宋居寒的手机响了,他看着屏幕,眉头紧蹙,不情不愿地接了电话:“喂?”

  何故听不清电话里在说什么,但能听得出是宋河的声音。

  “难道你要把我一直拴在家里?我出来散散心怎么了。”宋居寒口气相当冲。

  “在家干嘛?又没有通告,我现在比狗都闲。”

  “认出来能怎么样,能吃了我吗!”宋居寒挂了电话,直接关机,扔到了一边去。

  何故看着他。

  宋居寒深吸一口气:“吃饭。”

  何故想了想,问道:“那边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所有工作都停了,赔了不少钱。”

  宋居寒说得满不在乎,但那种从高处跌落的挫败肯定很难熬,尤其对宋居寒这种人生太平顺的人来说。

  “你被封杀了吗?”

  宋居寒烦躁地扒了扒头发:“也算是吧,毕竟事情闹得挺大的,而且国家现在在抓典型,我们刚好撞枪口了。我的名字倒是没上红头文件,但阿生他们都是我的人,我爸妈让我避风头,这几个月都不会有什么公开活动了。”

  “阿生他们判了吗?”

  “快了,至少蹲半年,出来基本就废了,最多转幕后,但我爸不想用他了。我说过他几次别碰那玩意儿,他不听,现在被自己老婆给坑了,还连累了那么多人,真他妈的。”宋居寒越说越来气,拳头握得死紧。

  何故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宋居寒,因为他自己也是受害人,但去责怪韩生也没什么用,法律自会惩罚他。

  宋居寒看向何故,低声说:“我不该带他们去你那儿的。”

  何故叹了口气:“我真的想不通,你当时为什么要带他们去我那儿?”

  宋居寒低着头,有些心虚地说:“谁让你那段时间不理我,我就想,我带那么多人去,你总会给我面子吧。”

  何故简直哭笑不得。

  宋居寒想起了什么:“那套房子,你为什么不过户?”

  何故沉默了一下:“没有必要。”

  “什么叫没有必要?”

  “反正都是住。”

  宋居寒不太高兴:“那里不能住了,我把市中心的一套跃层给你,现在就差些软装了,回去之后……”

  “不用了。”何故抬头看着他,目光清明,“我已经从南创辞职了,打算搬回我父母的房子住。”

  宋居寒皱起眉:“那都多少年的老房子了?岁数比你还大吧。”

  “我重新装修了。”

  “我以前好像去那里找过你一次吧?又小又破,周围全是居民区,鱼龙混杂的,你去那种地方住干嘛,你要是不喜欢住市里,我在近郊给你买个别墅。”

  “居寒。”何故认真地看着他,“房子,车,衣服,手表,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从你这里拿东西,我觉得不舒服,我一直都觉得不舒服,只是以前怕你不高兴,所以没说罢了。”

  宋居寒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何故,你都快三十了,至于玩儿什么纯--爱的那一套吗,何况这些算什么呀。我宋居寒从来不亏待自己的人,你也别把这点事儿看得太重行不行。”

  何故平静地说:“我也是男人,何况我不需要谁养活,你能不能理解也就这样了,我不会再住你的房子。”

  “你怎么这么固执!”

  何故续道:“你的车我就先开着了,反正折旧也卖不了几个钱,你肯定也不会要,不用浪费了。”

  宋居寒恼了:“谁在乎一辆车,你干嘛和我算得这么清楚!”尽管何故跟他和好了,但他总觉得俩人之间少了什么东西,不,应该说,少了很多东西。何故比之以前,还要沉默、还要木讷,除了在床--上,平素里简直没拿正眼看他,偏偏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凡他质问一句,何故一定会用语言、眼神、动作等一切表达方式,告诉他“没什么”。

  没什么?去他妈的没什么!

  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何故,而是以前的那个,那个唯他是从、体贴温柔的何故,可他越是想要,好像就越难抓住,明明无数次结合,明明触手可及,他却还是觉得,何故在远离他,一点一点、却坚定地远离他。

  那种无力感让他深深地愤怒。

  何故低头喝了一口汤,淡淡地说:“还是算清楚好一点。”

  宋居寒摔了筷子:“你到底什么意思?是想和我划清界限吗?”

  何故沉默了一下:“你说要认真的在一起,是吗。”

  “当然啊。”

  “那么我们就平等地开始。”

  宋居寒嘲讽道:“我让你住好点的地方怎么就不平等了?你这种思想就穷酸得要命。”

  “可能吧。”何故也不恼。

  宋居寒又体会到了那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完全不着力,让人心里堵得厉害。他咬牙看着何故,真想咬人。

  何故道:“吃饭吧,菜该凉了。”

  宋居寒翻了个白眼:“不吃了。”说完窝沙发里玩儿手机游戏去了。

  何故看着宋居寒气呼呼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轻抚他的背:“来吃饭吧。”

  宋居寒抬头看着他,眼神又恼怒又委屈:“我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你就是故意跟我作对。”

  “我没这个意思,吃饭吧。”

  宋居寒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到了桌子前。

  何故看着宋居寒孩子气的样子,有些想笑。

  宋居寒羞恼道:“你笑什么?你喂我。”

  何故夹了一筷子炒鸡蛋,送到了他嘴边。

  宋居寒张嘴吃了进去。

  喂了几口后,宋居寒的情绪好多了。

  宋居寒便是这样的性格,脾气来得快、急、狠,但去得也快。

  何故常常觉得,宋居寒是个内里没长大的孩子,有着孩子特有的带着天真的残忍,即便伤害别人,也不自知、也不在意、也不避讳。

  俩人在申城待了五天,何故去陪他妈和妹妹的时候,宋居寒就在酒店里宅着,还狂发信息催他回来。

  那几天的时光,确实很温馨甜蜜。宋居寒简直是卖力地表现自己的温柔浪漫,何故这才知道,宋居寒除了不会交心,谈恋爱的能耐大得很,当初俩人刚相识的时候,宋居寒不也是三言两语就能撩得他一晚上睡不着觉吗,时隔多年,他再一次体会到了宋居寒那种所向披靡的魅力。

  只是这一次他不再头脑发晕,他清醒地在享受着,享受着宋居寒的好,他觉得这样很愉快,他期待渴望了那么久的东西,确实很好很好。

  尽管他已经不那么拼了命的想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