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55章

第55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何故一时有些懵:“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机场。我看错时间了,还以为是早上九点到呢,没想到是晚上,哈哈。”周贺一干笑道,“那个,明天你有空吗?”

  何故道:“我现在去接你,时间太晚了,你让司机把你送到xx路的喜来登,我在那里等你。”

  “不用了故哥,我打算随便找个酒店。”

  “贺一,听我的安排吧。”

  “哦……好,谢谢。”

  挂了电话,何故叹了口气,心情很是复杂。他以为那封邮件发过去没有回应,是周贺一生气了,再也不会理他了,毕竟周贺一有足够的理由生气。

  没想到他会突然来京城。

  孙晴道:“怎么了?有朋友来?”

  “嗯,我一会儿去找他聊聊。”

  “这么晚了,明天吧。”

  “他应该……急着见我。”若不是想见他,完全可以明天再打电话。

  “哥哥带我去啊。”素素从沙发上蹦起来。

  何故按了按她的脑袋:“哪儿都有你。”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何故出门了。那家酒店离他家很近,步行就几分钟,他到了酒店开好房,坐在大堂等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麦色皮肤的年轻人拖着简易的行李箱走了进来,站在大门处左顾右盼。

  何故一眼就看到了他,“贺一。”他大步走了过去。

  “故哥!”周贺一的表情从茫然到惊喜,只花了不到一秒,那种眼睛发亮、笑容绽放的变化,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他的喜悦。

  何故心里也有些触动。

  周贺一跑了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哈哈,故哥,好想你啊。”

  何故也忍不住笑了,“怎么来之前不说一声,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看今天的机票便宜,也没多想。”周贺一笑得有些腼腆,“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只是这几天我妈和我妹妹也来了,我可能没多少时间陪你。”

  “没事儿,我在这儿也有朋友呢,明天我就去朋友家住。”

  何故温声道:“要是麻烦的话你就在这儿住着吧,不用担心钱。”

  “不用了,我朋友也是一个人住。”

  “行,先回房间放行李。”

  周贺一办理了入住,何故把他送到了房间。

  门一关,周贺一就扑了上来,他搂住何故的脖子,热情地吻住了那柔软的唇,何故被那冲劲儿往后推了两步,背部抵住了门。

  何故有些犹豫,但最终不忍心推开,轻抚着他的腰,回应了这个吻。

  俩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周贺一暧昧地笑着:“今晚留下吧。”

  “不了,我就是来见你一面,我妈她们还在家等我呢。”

  周贺一失望地说:“好吧。”

  “你怎么突然想来中国?工作呢?”

  “辞了。”周贺一伸了个懒腰,重重地仰倒在床上,“啊,坐了11个小时的飞机,腰酸背疼啊。”

  “辞了?”

  “嗯。”周贺一笑道,“我申请了美国一所大学的体育系,他们学校的冲浪在全美高校竞赛中一直都是前三名,还出过好几个国手,训练经费充足。凭我的那些执照和拿的奖,我能拿到全额奖学金。”

  “太好了,恭喜你,这样对你确实更稳妥。”

  “是啊,其实我一直想走职业的,但我也知道自己天分有限,我爸爸跟我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让我思考未来。”周贺一腾地坐了起来,笑容明朗大方,“所以,现在正好是暑假,我想见你,我就来了。”

  何故沉默了一下:“你应该收到我的邮件了吧?”

  “嗯。”周贺一抿了抿唇,表情有几分落寞。

  “那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我一开始就明白啊。”周贺一耸耸肩,“故哥,我是成年人,我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不用有负担。”

  “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宋居寒他……”

  “哦,他啊。”周贺一哼了一声,“我才不怕他呢,无非就是找流氓吓唬吓唬人罢了,他要是真的敢对我或者家人怎么样,那大家也都是知道是谁干的了。故哥,你别太小看我了,我怎么会被这种伎俩吓到,我这段时间没联系你,是因为……”周贺一低下头,磨蹭了半天,才小声说,“我也想试着忘记你。”

  何故心里难受起来,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后来发现,暂时忘不掉。”周贺一嘿嘿笑道,“既然忘不掉,何必勉强自己,所以我决定来找你玩儿。”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宋居寒为难你的。”

  周贺一皱了皱眉:“他还……纠缠你吗?”

  何故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简直有病。”周贺一忿忿道,“你别怕,上次我是没有防备,下次见了他,我一定把之前的一拳一脚要回来。”

  “贺一,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你既然这次是来玩儿的,那就好好的玩儿,我抽空会陪你的。”

  周贺一笑着点点头:“好。”他舔了舔嘴唇,“真的不留下吗?”

  “不了,明天我带你出去转转。”

  “哦。”周贺一再次躺倒在了床上。

  何故回家之后,孙晴和素素都还在等他,他敷衍了两句,就让她们去睡觉了。

  周贺一的突然出现,着实让他头疼,宋居寒已经如此难缠了,若知道周贺一来了,这难缠还要加个“更”字。但他也不能把人赶走,只能尽量别让宋居寒知道,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何故要带素素去逛逛景点,孙晴约了人谈事儿,就不去了,何故正好去酒店捎上了周贺一。

  “素素,这是哥哥的朋友,你叫他贺一哥哥。”

  周贺一朝素素笑:“嗨,素素,你好。”

  素素突然有些腼腆地说:“贺一哥哥好。”

  “你几岁了?”

  “10岁,小学五年级。”

  周贺一故意撅着嘴,“我21岁,我上一年级,我比你小。”

  素素笑了:“骗人,你怎么可能上一年级。”

  “因为我上大学一年级。”周贺一哈哈笑了起来。

  素素也跟着直乐。

  何故从后视镜里看着俩人,不禁莞尔。

  在大热天逛人山人海的景点真是一件很遭罪的事情,三人汗流浃背,躲在故宫的树荫下乘凉,素素连吃了两根冰淇淋,想要第三根的时候被何故喝止了。

  周贺一拿着扇子给素素和何故扇风,何故推了两次说不用,他也笑着继续扇,温柔又好脾气的样子。

  素素显然很喜欢这个阳光帅气的大哥哥,都不怎么搭理何故了,一直粘着周贺一。

  “哥哥,我们来拍照啊。”素素拉着何故的手,“手机给我。”

  何故掏出手机给她,她摆好姿势,把俩人拉进镜头里,拍了张三人的自拍。何故感觉这样有点傻,但素素和周贺一都笑得很灿烂。

  拍完素素捣鼓了一会儿,叫道:“哥哥,你手机里怎么一个修图软件都没有!”

  何故莫名其妙:“什么修图软件?”

  “天哪,你还能更土一点吗,你是28还是82啊。”

  周贺一哈哈大笑:“传给我,我这儿有。”

  俩人低头研究照片去了。

  何故闭着眼睛坐在石凳上,感觉微风轻抚,一丝凉爽沁入肌理,排遣了不少燥热,让人心旷神怡。

  刚眯了一会儿,就感觉到有人推他,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张三人的合照,被加上了各种小胡子、腮红、猫耳朵之类的卡通装饰,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好玩儿吧。”周贺一伸出手,和素素击了一下掌。

  何故看着俩人开心的样子,浅笑不止。

  他忍不住想,如果和周贺一这样的人在一起,人生会不会一直如此呢?平凡、祥和、快乐、温暖。

  假如人生可以重来,他会选择一直远远地、默默地喜欢着宋居寒。宋居寒是光,动物都趋光,可炙热的光,靠得太近,难免被灼伤。

  参观完,何故带着俩人去吃饭,素素和周贺一都是看着瘦,胃口极大,俩人已经混熟了,席间笑闹不止。

  一天从早玩儿到晚,都有些累了,何故把周贺一送去了朋友家,然后带素素回家。

  素素在副驾驶睡了一会儿,突然睁开眼睛,神神秘秘地说:“哥哥,贺一哥哥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何故淡定地说:“不是。”

  “骗人吧,之前你也说不认识宋居寒的。”

  何故斜睨了她一眼:“大人的事你这么操心干什么。”

  “我又不是谁都操心,我只是关心你嘛,贺一哥哥挺好的,又帅,又温柔,又搞笑,比宋居寒好。”素素顿了顿,小声说,“但还是宋居寒比较帅。”

  何故抽出手来拍了拍她的脑袋:“不要再提这个了。”

  素素撇了撇嘴,不情愿地说:“好吧。”

  到了家,素素撒娇说自己累,何故就抱着她往楼上走去,楼梯间的声控灯刚好灭了,楼道漆黑,俩人一拐上楼,就见门口蹲着个人,用兜帽遮住了头,整个人黑漆漆的一团。

  “呀!”素素吓得尖叫了一声,声控灯顿时刷刷地亮了好几层。

  门口蹲着的人也猛地抬起头,仿佛刚睡醒一般,那脸上一闪而过的茫然竟也好看得惊心动魄。

  何故吁了口气:“你在干什么?”

  宋居寒站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等你啊,慢死了。”

  素素瞪大眼睛指着宋居寒:“你你你……”

  宋居寒打量着素素,疑惑地说:“她是?”

  “这是我……”何故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说,“女儿。”

  素素怔了怔,然后一把搂住何故的脖子,跟着点了点头。

  宋居寒顿时眼如铜铃,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你……何故,你他妈……你说清楚!”

  何故白了他一眼:“你有没有脑子。”

  宋居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妹妹?”

  何故道:“让开,别挡着门。”

  “靠,这种玩笑你也开,我刚才真以为……”

  “宋居寒,你是宋居寒吗!”素素的小手激动地揪住了他的衣服。

  宋居寒露出迷人的笑容:“我是啊,你认识我啊?”

  “当然认识了!我们同学都认识你!”素素兴奋得就差扑到宋居寒身上了。

  何故道:“我不会让你进来的,你回去吧。”

  “哥哥我签个名好吗,我……”

  “素素!”何故低声呵斥道。

  素素委屈地扁着嘴。

  宋居寒撇了撇嘴:“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上次说要给你带山核桃,很补的。”

  “我不要,你拿回去吧。”

  “你不要我就扔在这里。”

  何故不想浪费食物,只好提了起来,打开门要进去。

  宋居寒握持住门页,小声说:“何故,我等了你一天,你去哪儿了?”

  何故没有回答,只是拽回了门,用力关上了。

  宋居寒呆呆地看着紧闭的门扉,鼻头有些发酸,他伸出手指,碰了碰那被何故触摸过的门把手,那上面还有些许余温。

  关上门,何故把素素放在了地上,打开了灯,屋里黑漆漆的,孙晴还没回来。

  “哥哥。”素素着急地指了指门,然后踮着脚去看猫眼,宋居寒还在外面站着,“他还在哎。”

  何故没说话,把山核桃放在了茶几上,去换衣服。

  素素追进了卧室:“哥哥,这样好吗?他等了你一天呢。”

  何故道:“我换衣服,你先出去一下。”

  “哥哥,他看起来好可怜啊,你不……”

  “我说出去!”何故低吼道。

  素素整个人缩了一下,眼圈立时红了,有些害怕地看着何故。

  何故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时,已经恢复了平静,他蹲下身,握住了素素的肩膀:“对不起,哥哥不该吼你。”

  素素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是不是做错了?”

  “你没有错,是我的错。”

  “哥哥真的很讨厌他吗?你要是很讨厌他,那我就不喜欢他了。”

  何故心里泛起密实地痛,他轻声道:“你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不用顾虑我,你要是喜欢他,就去找他要个签名吧。”

  “真的吗?”素素扁着嘴,小声嗫喏。

  “真的,你去吧,但不要让他进来。”

  素素点点头,找出自己的写生本,跑了出去。

  何故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知道宋居寒真的还在,心里五味陈杂。

  他关上了门,静静地在床头坐了一会儿,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才走出去。

  素素抱着写生本满脸笑容,看到何故出来,立刻收敛了笑容,有些拘谨。

  “他走了吗?”

  素素点点头。

  “你去洗洗澡,该睡觉了。”

  “好。”素素往房间走了两步,想了想,又回过头,“哥哥,你好厉害。”

  “嗯?什么?”

  “宋居寒好喜欢你。”

  何故道:“没有的事,别再提了,也不许和妈妈说。”

  “哦,是。”

  过了几天,周贺一约何故去gay吧玩儿,何故听说他们要去,就没去。

  周贺一爱玩儿,几乎每天都闲不住,何故发现即使自己不陪他,他每天也很开心。

  何故呆在家里看书,手机响了两声,他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好想你。

  何故能猜到是宋居寒的,宋居寒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号码给他发信息,他都快拉黑不过来了。

  很快,第二条信息弹了过来: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见你。

  何故握紧了手机,扔到了一边。

  他确实没有想到,宋居寒能够放低姿态到这种程度,他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宋居寒,如今连这一点也开始怀疑了。

  宋居寒……真的喜欢他吗?

  他甩了甩脑袋,不愿意再去想。

  何故睡得半梦半醒间,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迷糊地抓过来看了一眼,是周贺一打来的:“喂?”

  电话里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喂,何先生是吗?你的朋友在酒吧喝醉了,你是他的最近联系人,我们要打烊了,你能来接他一下吗?”

  “哦?啊,行,等我一下。”何故打着哈欠爬了起来。

  他悄悄出了门,往开去。

  凌晨两点的京城,大街上少有车辆,顺畅无比,他花了十五分钟就赶到了。

  酒吧已经打烊了,门口只有卖烧烤的小摊贩在收摊儿,何故走了进去,有几个工作人员在打扫卫生,见他来了,就指了指对面的卡座。

  何故走过去,看到几个年轻人东倒西歪的躺在沙发上,有男有女,还有外国人,各个都睡得很没有形象。

  何故过去把周贺一捞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脸蛋:“贺一,贺一。”

  周贺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啊……故哥?”

  “你还认得我啊,怎么喝成这样。”

  “开心……开心啊。”周贺一抱着周贺一痴痴直笑。

  何故把他抱了起来,喝醉的人格外地沉,他简直有些抱不动,这样不可能把人弄到车上,他招呼一个路过的人:“兄弟,能搭把手吗?”

  那人走了过来。

  俩人一打照面,均愣住了。

  是的老板欧太宁。

  欧太宁惊讶道:“你是……何故对吧?”

  “嗯,你好。”何故费劲地把周贺一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把人扶了起来,“我朋友喝醉了,能帮我把他送到车上吗。”

  “没问题。”欧太宁架住周贺一的另一只胳膊,帮何故把人弄了出去。

  好不容易把周贺一弄上车,何故留了一身汗,他道:“欧先生,麻烦你了,谢谢。”

  “别客气,我的客人嘛,应该的。”欧太宁含笑着打量了何故一番。

  那眼神有些放肆,可配上他那忧郁的眉眼,并不让人觉得不舒服,反而好像别有深意。

  何故想起自己也曾在媒体和网络上“红”过一段时间,不禁有些尴尬,道了谢就打算上车走人了。

  “何故。”欧太宁浅笑道,“圈子里风闻宋居寒最近转性了,是因为你吗?”

  何故顿了下,淡道:“欧先生真不像是会关注花边新闻的人。”

  欧太宁哈哈笑道:“你听过这句话吗,‘娱乐圈里没有秘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圈子里就没有不八卦的人,只是我感兴趣的比较少而已。宋居寒这个,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不好意思,冒犯了。”

  何故微微颔首,上了车,开走了。

  欧太宁勾唇笑了笑,掏出了手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