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56章

第56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周贺一刚下车就吐了,吐了俩人一身,何故对着个醉鬼,也没处生气,只能把人往酒店里拖,保安看到了,过来帮忙,总算是把周贺一弄进了房间。

  何故很爱干净,身上难闻的气味简直要把他也熏吐了。他把自己和周贺一都扒光了,把人抱进了浴室,拿温水冲洗。

  周贺一受到刺激,又醒了一下,微眯着眼睛看着何故,痴痴直笑,伸手想去摸何故,却扑了个空,何故没好气地说:“老实点。”

  好不容易把周贺一洗干净了,何故把光溜溜的他塞进了被子里,自己好好洗了个澡。

  出来一看,周贺一四仰八叉地,睡得死沉,那毫不设防的样子,透着几分天真,让人也生不气来。

  何故叹了口气,看着自己堆在床边的衣服,只好自认倒霉。他用垃圾袋把脏衣服都装了起来,扔到了门口,打算明天白天让他妈来送一下衣服。

  做完这些,他掀开被子上了床,顺手给周贺一掖了掖被子。

  经过这么一番闹腾,他根本睡不着了,脑子里浮现欧太宁说的话。

  宋居寒转性了?

  怎么个转法,真的不再勾三搭四了?宋居寒这样的人,要是能洁身自好,倒也真是难得。

  只是,每对情人结婚的时候,都没想过要出轨吧,可一辈子那么长,谁又能说得准呢。

  何故辗转了半天,终于是有了些倦意,正在昏昏沉沉之际,突然听到走廊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酒店走廊上铺着非常厚的地毯,普通的脚步声根本听不见,除非是在跑。他心脏一震,一下子就惊醒了,接着,就听到了门卡刷开门的滴滴声。

  他还有些糊涂,想着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可下一秒,门就被用力推开了,一个高大的人影旋风一般卷了进来。

  何故懵了,在看清来人之后,一时都不知道是该惊还是该怒。

  宋居寒?!

  宋居寒看着并排躺在床上、盖着一张被子的俩人,顿时瞠目欲裂,浑身戾气暴涨,他凌乱的发丝汗湿地洒落在额前,宽厚的胸膛剧烈起伏,紧握的双拳让一道道青筋狰狞地浮现在小臂的肌肉上。

  他眼神冷如寒冰、阴如地狱。

  客房的门慢慢回弹,啪地一声关上了。

  这声音就像催眠师叫醒人的那一响指,一下子让何故回过了神来,他沉声道:“你怎么……”他想起了欧太宁那意味深长的笑。

  宋居寒一步上前,拎着何故的浴袍将他整个人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宋……”何故还没来得及说上一个字,就被宋居寒按倒在地,粗--暴地扯开了浴袍。

  宋居寒就像一头沉默的野兽,不说话、不回答,用检查猎物完好度的霸道,把何故扒--光了仔细查看。

  何故羞耻不已,他挥起一拳砸在了宋居寒的脸上。

  宋居寒毫无防备,被打得偏过了头去。

  何故大口喘着气,咬牙切齿地瞪着宋居寒。

  宋居寒用舌头顶了顶被打得痛麻的脸颊,缓缓扭回了脸,深沉地看着何故,终于开口了:“才四天就开了两次房,你在我面前清心寡欲一本正经,碰上他倒是挺浪的,怎么,他真的那么好?”

  何故怒喝道:“你少他妈阴阳怪气的!给我滚出去!”他紧张地看了一眼床上的周贺一,周贺一睡得相当熟,但也发出了一声梦呓。

  那看似关心的一眼让宋居寒气血翻涌,铁钳子一般的大手捏住了何故的脸颊,寒声道:“我是不是用错方法了?我再怎么低三下四的讨好你,你他妈看都不看我一眼。你喜欢我?放屁,你是腻歪我了就想抽身而退,去找新鲜的小白脸吧?还装得自己多么痴情多么委屈,你情圣啊。”

  何故感到心脏被凌迟一般地痛,他恶狠狠地看着宋居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真的已经无话可说。

  宋居寒矮下身,高挺地鼻梁几乎贴着何故的鼻尖,深邃的眼眸像漆黑的海,简直能把人吸进海沟最深处,万劫不复:“你知不知道,欧太宁把你们的照片发到两百多人的群里的时候,我在干什么?”他笑了一下,眼圈赤红,“我在给你敲核桃。欧太宁在跟我争一个代言,他巴不得看我笑话。我成天跟他们说我要收心了,我家里有人了,我找到老婆了,结果你呢……”宋居寒恨不能咬碎一口牙,“我感觉被人当众扇了无数个耳光。”

  何故悲愤到极致,反而笑了:“所以呢?我让你难受了,我让你受挫了,我让你丢人了,我让万人追捧心比天高的宋大明星没面子了,所以呢?所以呢!”

  “所以我他妈的恨不得掐死你!”宋居寒怒吼。

  “那你来啊,你来啊!”何故脸红脖子粗,就像性情温顺的动物被激怒,格外地让人心惊。

  宋居寒眼睛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来:“何故,没人敢这样对我,我他妈怎么会让你这么对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说到最后,声音已然有一丝哽咽。

  何故的视线模糊了,他哑声说:“我受够你了。”他本以为只要离开了宋居寒,他就不会再体会伤心、痛苦、羞耻,却没想到宋居寒不肯放过他,他不过是喜欢了一个人,喜欢的时候百般不堪,他都已经不敢喜欢了,为什么还是遍布疼痛?

  为什么?他也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宋居寒要这么对他,他究竟欠宋居寒什么?

  宋居寒僵硬地看着他,双目泛红,唇角却勾出一个阴冷到极点的笑容:“好,你受够我了。我太蠢了,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变好,只要我专一,只要我耐心,你会被我打动,毕竟你喜欢我啊,你总会回到我身边。结果我错了,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回来,你是真的、真的不喜欢我了,真的想要永远离开我。那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何故两眼无神地望着他,心如一片死灰。

  为了什么?这真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如果他一开始就计较“为了什么”,他也就不会一股脑地把自己搭进去七年了。喜欢一个人、对他好、知他冷热、为他喜悲,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即便当初再渴望自己的付出能得到回应,也从未觉得,付出就必须得到回应。愿打愿挨,他认了,宋居寒凭什么问他“为了什么”,如果做尽一切就一定要有个好结果,那他为什么没有?他又该去找谁讨个公道。

  宋居寒的手扼住了何故的脖子:“你不在乎,是吗?我做什么你都不在乎,你宁愿找一个认识不过几个月的人,也不在乎我有多难过,不在乎我为你改变了多少,你他妈的,什么都不在乎!”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他唱一首歌就能收获无数眼泪,拼尽全身力气却不能打动一个人。

  何故麻木得就像死了:“这么说,是我对不起你了?”他说完之后,自己笑了,笑得苦涩无比。

  宋居寒被那笑容刺得心脏巨痛,他忍不住不了那讽刺的笑声,他附身用力堵住了那薄薄的唇瓣,极其野蛮地亲吻着。

  唇齿间尝到了一丝血腥味儿,也分不清究竟是谁的,毕竟他们都疼,难以忍受地疼。

  宋居寒把何故整个人拎了起来,拖进了浴室,重重摔上了门。何故用力挣扎,却感觉胳膊要被宋居寒拧断了。

  宋居寒把他半身压在洗漱台上,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看着镜子,狠戾地说道:“既然我做什么你都不在乎,我还他妈在你身上浪费什么时间?玩儿个屁的温情,都是狗屎!我无非就是想上你,无非就是要看到你在我眼前,多简单,我让你知道,有多简单!”

  “宋居寒……”何故看着镜中赤---裸的自己,和宋居寒眼中的疯狂,心里升起一股惧意。

  他从未见过宋居寒如此失去理智的样子,那野兽一般的眼神,还是人吗。

  宋居寒粗暴地打开何故的身体,将怒张的欲---望顶了进去,做了他近半年来遥想了无数次的事。

  何故疼得脸上直冒冷汗,可也比不上此时的心痛,他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有多么的绝望与羞耻,他后悔喜欢过这样一个畜生,他后悔自己付出的七年爱意,他后悔走进这个泥潭。

  他后悔,他后悔,他后悔!

  宋居寒蛮横的侵---犯让他浑身无力,他勉强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狼狈,还看到了宋居寒的……眼泪。

  宋居寒的眼泪不知何时已经爬了满脸。

  他疯狂地想着身下的人,想着他们曾经有过的甜蜜,想着何故对他的温柔、对他的疼宠、对他的好,想到简直要他的命。

  他在集合了圈内各种大牛、演员、投资商的群里看到何故跟别人搂在一起的照片时,第一反应并不是难堪、丢面子,而是痛,痛得他无知所措。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他知道何故原来如此之重要,他会好好珍惜,他发誓他一定好好珍惜,他可以谁都不要,他只要何故,只要何故。

  可是何故不肯回来了,无论他做什么,何故都不肯回来了,还和别人在一起了。

  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原来喜欢一个人却求而不得是这么绝望,那何故在那七年里,都承受了什么?

  他做着他一直想做的事,却体会不到任何快---感。他看着何故痛苦的眉眼,终于视线彻底模糊。

  他退了出来,何故无力地滑倒在了地上。

  他听到有人在砸门,那声音令他厌恶憎恨不已,那么远、又那么近。

  他看着几乎是蜷缩在地上的何故,感觉自己好像死了一遍。

  他颤抖着蹲了下去,想碰触那温热的皮肤。

  何故却打开了他的手,眼里满是憎恶。

  那一刻,他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停止了运转,血液都跟着冷了下去,他张了张嘴,听着自己机械般说道:“何故,你别想离开我。你妈那个市值不过十几个亿的小公司,你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小男朋友,我捏死他们跟玩儿一样。这是你自己选的,我想好好对你,你不要,这就是你选的。”

  何故看着他的眼神空洞而冰冷。

  门外的人已经开始踹门,拼命叫着何故的名字。

  宋居寒捏着他的下巴,在他唇上印下一吻:“你会来找我的。”他猛地推开了门。

  门外传来一声痛叫,接着是身体撞击在壁柜上的声音,然后是开门关门,最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何故在冰冷的地板上僵了很久,才有力气慢慢爬起来。他颤巍巍地抓过浴巾,围住自己狼狈的身体,然后,忍着那难堪地痛走出浴室。

  门外,周贺一晕倒在地上,额角肿起了一个青紫的包。

  何故浑身脱力,顺着墙壁滑坐在了地上,身体剧烈地发抖,最后,眼泪狂涌而出。

  他曾经最爱的人,伤他最狠、辱他最深。他何其可悲,何其可笑啊。

  宋居寒,宋居寒,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