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68章

第68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何故本来想趁机和他妈商量一下,搬来申城生活、工作,但见现在勤晴情况不好,他妈又因为各种事焦头烂额,他不能跟着添乱。

  但他是真的想工作了。

  尽管理财和股票每个月都还有不错的收益,但这么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可是他因为宋居寒在演唱会上的“壮举”,再一次上了头条,现在根本不可能找到正常的工作,也许他真的应该自己创业。

  他在京城的房地产圈子里还有不少人脉,招几个人,接一些小的项目,维持生计应该不成问题。

  但这样一来,他就不能来申城了。

  左思右想都是为难,让他感到有些沮丧。

  电话响了起来,何故一看,是他妈的电话:“喂,妈。”

  “何故。”孙晴的声音有些发抖,“你现在方不方便来家里一趟?”

  何故身体一颤,他听到素素在哭,他妈的声音也很不对劲儿:“妈,出什么事了?”

  “你别慌,是老李和他儿子来了,我们吵了几句,你要是忙就……”

  “我马上过去。”

  “你路上可小心啊,别着急。”

  何故快速换了衣服,冲出了门。

  大门被摔上的动静特别大,宋居寒果然追了出来:“何故,怎么了?”

  何故没理他,一边系衬衫的扣子一边大步往电梯口走。

  宋居寒追了上来。他显然刚起床,只穿了一条裤子,露出半身结实的腱子肉,手臂的肌肉呈块状,充满了力量,他一把抓住了何故的胳膊,紧张地说:“何故,怎么了!”

  何故甩开他的手:“我妈那边有点事,你别挡着。”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我们家的事你掺和什么。”何故有些烦躁地按了几下电梯按钮。

  “你这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事儿,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宋居寒按住他的肩膀,目光深沉而笃定,“等我,我穿上衣服马上就来,好吗。”

  何故别开了脸。

  宋居寒揉了揉他的头发,转身快步跑回房间。

  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了,何故看了一眼已经进入了房间的宋居寒,略犹豫了一下,然后懊恼地甩了甩头,走进了电梯里。

  走出酒店,他打了辆车就往他妈那儿赶去。

  赶到他妈家,他深吸一口气,理了理头发,面色沉静如水,克制地敲了敲门。

  门很快被打开了,孙晴开的门,她眼圈有一点泛红,看样子是气的。

  何故在她耳边小声说:“有我呢。”他搂着孙晴的肩膀走了进去。

  屋里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是李成星,何故在素素的ipad里见过他的照片,还有一个一看就很精明的年轻男人,肯定是他儿子了。

  何故点点头:“你好,李叔叔,我是何故。”

  李成星硬扯着嘴角笑了笑:“你好你好,老听你妈念叨你,今天终于见到了。”他指了指那个年轻男人,“这是我小儿子,叫李会,跟你同岁。”

  “你好。”

  李会态度有些傲慢,就冲何故点了点头。

  “素素呢?”何故问道。

  “在房间呢。”孙晴神色间有几分疲倦。

  何故瞄了一眼茶几,上面散着一大叠文件,还有一些承载了怒气而被扔在了地上。何故弯腰捡了起来,随手翻了翻,正是李家父子希望孙晴签的股权转让协议。

  李成星摸了摸鼻子,道:“孙晴现在身体不好,很难兼顾公司的运营了,这个时候应该把重心放在养病上,对吧。”

  孙晴冷冷道:“你少在这儿假装关心我,我要真想让我安心养病,那就别气我啊,这种价格你让我出让股权,难道我过去那十多年是给你们李家打工的?勤晴有今天,你们李家有今天,是我孙晴顶着半壁江山。”

  李会有些阴阳怪气地说:“孙姨,谁也没抹杀你的功劳啊,只是现在勤晴的形势不太好,这个收购价格还在合理范围内,大家是一家人,难道你真的要把自己的心血卖给外人吗,到时候勤晴就再也不是勤晴了。”

  “我不在,勤晴就已经不是勤晴了,既然我要卖,也要找个好下家,我觉得荣投就是最好的选择,他能扶持勤晴走上一个更高的台阶,你们不同意的理由太牵强了。”

  “我们不同意,是因为相信勤晴可以渡过这次的难关,不想把股份贱卖给外人,孙姨,你要是没生病,凭你的胆量和本事,肯定也想自己扛过去吧,现在你有病,可我们没有啊,我们一样能带领勤晴重新站起来。”

  孙晴气得嘴唇发抖:“你们想用一半的钱买我的股份,当我是傻子吗?换成你,你会同意?”

  李会笑了笑:“一家人嘛,何必计较那么多,你还是我爸爸的妻子,素素还是我们的妹妹,说来说去,也没有便宜外人呀。”

  何故把文件往桌上一拍:“我妈能把股份卖个高价,最后钱也是给素素的,一样没便宜了外人。”他刻意加重了“外人”两字。

  李会脸色微变:“你少说了一个人吧,孙姨的钱,是留给素素和你的,所以你才这么积极。说来也有意思,你们母子俩十多年不联系,怎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亲密了起来,不愧是孙姨的儿子,真聪明。”

  孙晴厉声道:“李会,你别胡说八道。”

  李成星摆摆手,说着风凉话:“哎,血浓于水嘛,很正常。”

  何故冷哼一声:“我们母子之间的事,就不劳‘外人’揣摩了,既然要谈判,谈判就是求同存异,这个价格,我妈不会接受,你们如果真的要谈,拿出点诚意来。”

  李会眯起眼睛:“你想要多少?”

  孙晴面无表情:“跟荣投一个价,我就给你们。”

  “不可能。”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明天就去起诉离婚,咱们慢慢磨吧,我也想知道,我和勤晴究竟哪个会先死。”

  李家父子眼底闪过戾气。

  李会怒道:“孙姨,旁观者清,你想想你自从和你儿子联络之后,行事和脾性改变了多少,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何故不屑地瞪了他一眼。

  “我和我儿子怎么样,轮不到你一个小辈啰嗦,赶紧走吧。”

  李会的目光有些阴沉:“孙姨,你最好再考虑考虑吧。”

  孙晴冷道:“走吧,别逼我说难听的。”

  李家父子走后,孙晴瘫坐在沙发上,气得脸色惨白。

  何故轻抚着她的背脊:“妈,起诉离婚吧,不管怎么样,也比现在这么干耗着好。”

  孙晴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我最近打听到一个消息,他们找了一家投资公司,愿意给勤晴注资,但是一定要51%的股份来控股,他们的股份不够,而且也不想放弃自己的股份,所以就打起我的股份的注意,他们低价买进来,再高价卖给那家公司,光是差价就能赚两三个亿。”

  “真是贪。”何故咬牙道,“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他本来还想过让他妈放弃,专心养病,可见了李家父子,他终于能明白他妈为什么咽不下这口气了。

  “我绝对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的。那家投资公司,也不可能一直等着我们把离婚官司打完,他们时间有限,最后一定会妥协的。”

  “没错,最后妥协的肯定是他们。”何故握住了孙晴的手,想着李会阴沉的眼神,心里有些担忧。

  安慰了一下孙晴,何故又进房间哄了哄素素。这么小的年纪就要经历父母婚姻的变故,这让何故想起了自己,那个时候的他,也曾因为双亲不合而哭过、闹过、委屈过、害怕过,最后却是彻底麻木了。他真的不希望素素承受他承受过的一切,所以他在尽力扮演着又是哥哥又是父亲的角色。

  可即使是这样,还是避免不了伤害。如果他那个时候有个兄长,也许他心胸会豁达很多。

  何故在他妈这儿呆到了晚上,期间还做了顿午饭、又一起包了饺子,看着母女俩脸上又有了笑容,他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不少。

  素素睡觉之后,何故又陪他妈聊到了很晚,才出发回酒店。

  他下楼打了辆车,司机很年轻,有些流里流气的,尤其是那种盯人往肉里盯的眼神让他不太舒服,他也没多想,报了地址,就看向了窗外。

  过了十来分钟,何故感觉不太对,他虽然不熟悉申城的路,但东南西北他还分得清,酒店明明在北边,司机怎么往南开了,他道:“师傅,你往哪儿开呢,你再绕路我要投诉你了。”

  司机充耳不闻,一直往前开。

  何故皱起眉,用力拍了一下隔断的铁网:“你什么意思,停车!”

  司机突然回过头来,手里多了一瓶喷雾,猛地朝他脸上喷了一下。

  车里空间狭窄,何故条件反射地往后一仰,却也没躲过去,还是吸入了一些难闻的气味,然后整个人开始昏昏欲睡。

  昏迷前,他的视线里只剩下司机阴笑的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