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71章

第71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何故怒极发笑:“消失?消失去哪儿?你就地把我埋了?”

  “离开京城,随你爱去哪儿,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不再回应他,其余的你不用管。”宋河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本来我想,既然他喜欢,把你放在身边养着也没什么,可他为了你不肯结婚,丢尽了人,甚至不再唱歌,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个麻烦一直跟着他?”

  何故气得浑身发抖:“放你妈的屁,老子需要你们姓宋的养?你管不好自己的儿子,还想管别人家的儿子,你以为自己是谁?有几个臭钱恨不得登天了是吗。”他性格稳重平和,这辈子没对人口出恶言,因为他一向觉得,逞口舌之快没什么意思,可面对着宋河,这个带给他无数伤害和羞辱的宋河,他真的克制不住了,他用最后一丝理智抑制了想要挥出去的拳头,可他抑制不了到了唇边的怒骂。

  宋河眯起眼睛:“何故,你已经惹恼我了,如果不是看在居寒的面子上,你以为你现在能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

  “那你就来弄死我吧。”何故恶狠狠地瞪着他,“我不用你说,也不会巴着你们高贵的宋家人,但你也少在我面前大放阙词,我不欠你们姓宋的,是你们咎由自取。”

  宋河眼神毒辣:“好,就让我看看你说的话,能做到几分。何故,你记着了,我的手段,你连一两分都还没尝过。”

  宋河说完,转身上了车。

  何故看着那绝尘而去的汽车,真恨不得它能凭空爆炸。

  他表现得悍然无畏,其实他知道,他没有任何资本去反抗宋河,当面骂上几句,已经是他的极限,他即便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他的母亲和妹妹。

  宋居寒再怎么自私霸道,至少本性还不坏,可宋河不是,宋河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自己在他眼里,就像虫鼠一般卑微,随随便便就能踩死,还丝毫不值得同情。

  这样的人的威胁,他怎么可能不怕。

  可宋居寒会怎么样?宋居寒会不会还在等着他去探病……

  何故抬头看着朗朗晴空,感到一阵晕眩,天那么大、地那么辽阔,他却不知道下一步该迈向哪个方向。

  宋居寒泪流满面的脸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有一种闷痛一直梗在胸口,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又可恨,又可怜?

  何故去找孙晴,他现在茫然不知道该干什么,至少陪着家人是没有错的。

  孙晴还在苦苦想找证据,何故道:“妈,算了吧,他们既然是已经计划好的,就会尽量做到天衣无缝,警察都找不到,我们怎么找得到。”

  “难道就让他们逍遥法外吗!”孙晴恨得直咬牙,“他们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怎么能轻饶!”

  “交给宋河吧,宋河是不会放过伤他儿子的人的。”这点他绝对相信宋河,也许李会能钻法律的空子,但宋河绝对有更狠绝的法子让他们付出代价,他非常乐意看看那结果。

  “宋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孙晴想了想,“也好,就让他们狗咬狗去。”

  “这段时间你出门一定要小心,要不是素素还要上学,真想让你们去京城。”

  “没事,现在他们是头号怀疑对象,我反而安全了。李成星也不来催我出让股份,并且同意离婚了,他们果然心虚了。”

  “这是好事儿,尽快把婚离了,摆脱他们那一家。”

  孙晴点点头,还是满面愁容:“何故,让你受苦了。”

  “有惊无险,没什么。”

  “你不要去住酒店了,就在家里住下吧。”孙晴紧紧握住他的手,似乎生怕他会消失。

  何故安抚了她几句。

  这时,手机响了两声,何故拿起来一看,是宋居寒发来的信息:我吃了药,总是昏昏沉沉的想睡觉,你在哪里?

  何故脸色有些发青。

  孙晴看出了他的异样:“是……宋居寒吗?”

  何故抿了抿唇,点头。

  “哦,那……”孙晴犹豫了一下,站起身,“你们说吧,我去做饭。”说完往厨房走去。

  何故刚想阻止她,可张了嘴又作罢,他反复看着屏幕上那寥寥数字。

  宋居寒应该很需要他吧,哪怕是几句安慰。

  如果他回复了,意味着什么呢?他活了快三十年,一向坚决得彻底,该爱爱,该分分,可这是头一次,他迷茫了——当他意识到他为宋居寒动摇的时候。

  他最终没有回复。无论是因为宋河的威胁,还是别的什么。

  也许宋河说得对,他们俩人凑在一起,就他妈的没一件好事儿。

  陪了家人两天,何故偶尔收到宋居寒的信息,但他一条也没有回,他就这么浑噩地、阴沉地度日,每天都缺了魂儿似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什么也没想。

  孙晴和素素都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却无可奈何。

  有一天,孙晴终于受不了了:“儿子,你不用老陪着我们,你出去散散心吧,去国外玩玩儿?”

  何故摇摇头:“不用,在家挺好的。”

  “出去走走吧,你这状态,我看着心里也难受。你去过新加坡没有?想去吗?”

  何故怔了怔:“新加坡?”

  “嗯,我有个朋友是大使馆的,马上就能拿到签证,你去走一走、散散心,觉得心里舒服点了,随时可以回来。”

  何故苦笑一声:“这么巧……看来还真该去看看了。”真是无巧不成书,他最近一次跟顾青裴联络,顾青裴还邀请他去新加坡的公司看看。

  “什么巧?”

  “我有个朋友在新加坡,我一直想去看看他。”

  “那正好啊。我这就让她给你办。”

  稀里糊涂地,何故就飞到了新加坡。他从来不是爱走动的性格,当初决定去欧洲玩儿,也是抱着一种画句号的心态,想为自己感情的终结做点什么,若不是他妈这么巧的提到了新加坡,他可能会一直呆在家里。

  顾青裴亲自来接的他,一走出出口,他就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那个挺拔俊逸的男人。

  “何故。”顾青裴笑着举起抓在手上的西装外套,朝他挥了挥。顾青裴变化不大,但眼神似乎沾惹了几分忧郁,显得更加迷人

  “顾总。”何故淡笑着迎了上去。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久不见了,怎么又瘦了。”

  “顾总倒是挺精神的。”

  顾青裴露出一个有些落寞的笑容:“哦,我在这边还挺不错的。”

  上了车,何故左顾右盼,看着这个陌生的、繁华的城市,“这里真干净。”

  “嗯,就是地方小了点,我感觉我已经把这里所有好吃的餐厅都吃遍了。”顾青裴自嘲道,“我现在也就这点乐趣了。”

  “挺好的。”何故顿了顿,笑着说,“你起码还有点乐趣。”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你呀,怎么总给人一种实际年龄乘以二的感觉,是心情不好吗……因为宋居寒?”宋居寒告别演唱会上的事,震动整个华语乐坛,他在新加坡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何故摇摇头:“不提了,我这次是来散心的。”

  “ok。”顾青裴弹了弹方向盘,“散心好,什么都别想,跟着我吃、玩儿就行了。”

  顾青裴果真不再提宋居寒这个名字,甚至也不提让何故来新加坡工作,而何故也很默契地不提原炀这个名字。俩人就是一对许久未见的老朋友,叙旧、闲聊。

  顾青裴在这边的工作似乎不太忙,常带着何故四处转悠、带他吃好吃的,看上去闲散又多金,好不快活。

  只是何故感觉得到,他们心里都埋着一些沉甸甸的东西,始终无法开怀地笑。

  在新加坡的那几天,何故不再收到宋居寒的短信,按理说宋居寒的身体应该是一天比一天状态好的,也许是宋河做了什么,也许是别的他不知道的原因。只是,他开始时常盯着手机发呆,幻想着如果宋居寒发来一条信息,任何内容的,他或许该回复一下。

  毕竟宋居寒救了他,还为他受了伤,也许那条万千金贵的手臂,会留下不可逆的损伤。

  而他甚至连几个字都不回,怎么都说不过去。

  可回了之后呢?他们既不是恋人,也不是朋友,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是。而宋河那鄙夷的眼神,更是直接把他定位成了宋居寒养的兔子。

  一罐冰啤酒突然横在了何故眼前,何故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顾青裴正笑看着他。

  何故接过啤酒:“谢谢。”

  “成天盯着手机,你网瘾啊。”顾青裴喝了口啤酒,眯着眼睛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公园湖泊。

  “不是,随便看看。”何故尴尬地要把手机收起来。

  “关机吧。”顾青裴道,“关机了就不会再想了。”

  何故怔了怔,果断按下了关机键,并轻笑道,“有道理。”

  顾青裴伸出手:“来,手机我帮你保管,等你回去再给你。”

  何故捏着手机,噗嗤一声笑了:“顾总,你……”没想到顾青裴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

  顾青裴眨了眨眼睛:“听话,给我,包治百病。”

  何故把手机拍在了他掌心里。

  顾青裴把手机揣进兜里,“好了,现在咱们讨论一下晚上吃什么、玩儿什么。”

  整个下午,何故都有些心神不宁,他几次想找顾青裴要回手机,但都生生忍住了。

  睡了一觉起来,他发现顾青裴做的是对的,他已经从那种紧绷的情绪中解放了,反正宋居寒发与不发他都收不到,他也就懒得去想了。

  于是,他专心地跟着顾青裴过起了醉生梦死的生活,每天就是吃喝玩乐,偶尔顾青裴有工作要做,他能在公园看一下午的书。他时常想起他在欧洲的日子,那时候也是这般悠闲无所事事,尽管心境大不相同,可他知道,这两次出走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逃避。

  当他以为他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宋居寒的时候,宋居寒却用一次又一次令他震惊的举动,撼动了他的心。

  他的理智告诉他宋居寒就是宋居寒,即便他现在喜欢你,也不会改变他的本质,可人若单能靠理智做所有决策,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喜剧。

  他何故也不过一介凡夫俗子。

  他在欧洲呆了三个月,这一次,又会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坚定自己的心,重新面对宋居寒?

  他在公园呆到夕阳西下,顾青裴来接他吃饭。当俩人吃完饭,返回何故下榻的酒店时,他们在酒店门口被拦住了。

  “何先生,你好。”一个高大的男人客气地说,“我是宋总的助理,宋总请您回国。”

  何故皱起眉:“那个宋总?宋河?”

  “是的,请您现在跟我回国。”

  何故失笑:“他?宋河请我回国?他巴不得我移民到外星吧。”他拽起顾青裴的胳膊,“别理他,走,去我房间喝两杯。”

  男人拦在了何故身前:“确实是宋总请您回国,少爷出了点问题。”

  何故顿时僵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