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爱尚小说网->一醉经年->第77章

第77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俩人绕到会场后面的嘉宾休息室区,正好看到晏明修和周翔从走廊的尽头走过来,周翔走得很快,表情似乎不太高兴,晏明修追在后面,叫了一声“翔哥”。

  小松吓了一跳,赶紧把何故拉进了一间休息室里,何故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小松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把门打开一条缝,眯着眼睛往外看。

  何故无奈地抱胸看着他。

  “翔哥,别生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看着可真不像‘不是故意’的。”周翔甩开他的手,懒懒地说,“行了,我不至于生气。我先回去了,你慢慢玩儿吧。”

  “你回去我就跟你回去。”晏明修硬拉着他。

  何故听到这声音,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晏明修那样外表冷傲、生人勿近的模样,居然会对一个人这样撒娇着说话?他忍不住也凑了过来。

  “你回去干什么?今天是你的庆功宴。”

  “你不在没劲。”

  周翔叹了口气:“算了,你老实在这儿待着。”他补充了一句,“我陪你。”

  晏明修笑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俩人并肩走了。

  小松瞪着一双牛眼,震惊地看着何故。

  何故也觉得有些别扭,主要是晏明修人前人后反差有点大:“原来周翔比他大啊,俩人看着差不多岁数。”

  “哥你抓到重点没有啊!”何故捂着两颊,惊恐地说,“我的妈我看到大八卦了我靠靠靠,这周翔到底有什么能耐啊,把晏明修收得这么服帖,晏明修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油盐不进啊。”

  “人家性格合吧,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是,你不知道,那个周翔跟晏明修一比,真是啥都没有啊,我得冷静冷静。”小松一拍巴掌,笃定地说,“这一定是真爱。”

  何故耸耸肩,也许在外人眼里看来,他和宋居寒也是这样吧,跟宋居寒一比,他啥都没有,所以宋居寒很多粉丝都恨得想咬死他。只是最自卑的时候他都已经挺过去了,现在反而很坦然,般配是什么?配不配只有俩人自己知道,别人说顶个屁用。

  等了一会儿,小松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见外面没人了才走出去,他好像还是很激动,跟捡了钱似的。

  何故没理他,径直往走廊最深处的房间走去。

  刚走到门边,他就听着里面传来一阵女声,在哭。他怔了怔,小声对小宋说:“你知道居寒在哪个房间吗?”

  “不知道啊,但晏明修刚刚是从这里出来的吧……”小松凑近了,也听到了声音,眼神微变,马上道,“估计不在这儿,我们出去等等吧。”

  何故没动,他的手掌贴着门,在犹豫着要不要打开。

  没错,他又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东西,那个演唱会后台的休息室,当他满怀期待来找宋居寒的时候,他听到的是宋居寒和别人做---爱的声音,那情景真够恶心他一辈子的。

  现在这扇门背后有什么呢?如果他不打开,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可他如果打开了……

  他感到身体有些发抖,他微微一笑,心里想着,去他娘的,猛地推开了门。

  屋里的俩人被吓了一跳,齐齐朝门口看来,一个是曾经登门“示威”的宋居寒过去式绯闻女友章小礼,一个是正拉着章小礼的胳膊往下拽的宋居寒。

  宋居寒脸色立刻变了。

  何故看着满脸泪水的章小礼,前尘往事扑面而来,心里升起无尽的厌烦和恼火。

  “何故。”宋居寒推开了她。

  “寒哥!”章小礼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带着哭腔说,“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宋居寒烦躁不堪,可又不敢用力。

  何故冷着脸道:“你们慢慢聊吧。”他转身就走。

  “何故!”

  小松赶紧追了上去,着急地解释:“哥,他们没什么的,寒哥早就把她拉黑了,是她一直想尽办法要凑上来,寒哥都没理她的,真的真的。”

  小松走得太急、贴得太紧,一不小心踩到了何故的脚后跟。

  何故顿住了。

  小松忙道:“对不起。”

  何故背对着小松,面冲着走廊,眼前仿佛浮现了晏明修和周翔并肩消失的画面,他虽然只听到了声音,却可以通过语气猜到俩人脸上的表情,一定是虽然有些小不愉快,但也不忍心跟对方计较吧。

  他不知道普通情侣是怎么相处的,毕竟他从来没谈过正常的恋爱,但想象中,这个时候,他应该……

  他握了握拳头,转身往回走去。

  宋居寒已经摆脱了章小礼,追了出来。

  俩人在门口打了个照面,宋居寒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道:“何故,你别瞎想,我和她……”

  何故一把推开他,径直走到了章小礼面前,淡定的脸上找不出一丝波澜:“章小姐,我一个大男人不想和你一个小姑娘计较,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的人。”

  章小礼傻傻地看着他。

  何故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绢递给她,然后礼貌地点了点头,转身拉着宋居寒就走。

  直到走了老远,何故才停下了脚步,他深吸一口气,为自己刚才做的事而微微地脸红,他甩开了宋居寒的手,现在他只想赶紧回家。

  宋居寒却一把扳过他的肩膀,认真地看着他:“你必须听我说完,这个宴会是她不请自来的,她非要跟我谈,我又不能揍她。”

  何故歪头看着他:“我也没说什么呀,你别紧张。”他拉开宋居寒的手,“我出去吃点东西,刚好有点饿了。”

  “你……”宋居寒简直拿何故没办法,他抓着何故就把人拉进了一间房间,那正是刚才何故和小松躲藏起来看八卦的休息室。宋居寒反手关上门,并上了锁。

  何故抱胸看着他:“你这是干什么?”

  “你吃醋了吧。”宋居寒也不知道该担忧还是该高兴。

  “我不至于为这点小事吃醋,只是有点烦她,你外面还有很多熟人,出去吧。”

  宋居寒一把抱住他的腰,有些紧张地说:“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

  “我不相信。”宋居寒把脸埋在他脖颈处,“你一定想起了以前的事。”

  何故没有说话。

  宋居寒沉默了片刻,低声说:“我以前真他妈混蛋,当初……你说你‘不介意’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难过?”

  何故垂下了眼帘,他觉得鼻头有些发酸。那时候也说不上多难过,毕竟他毫不意外,只是觉得自己已经碎裂的心,还要被挫骨扬灰。

  “再也不会了。”宋居寒吻着他的头发,“再也不会了。”

  何故忍不住牵了牵嘴角:“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显得我小心眼儿。”

  “是你总是把事情憋在心里,咱们俩前几天刚说好的,你心里想什么要告诉我,刚才你明明生气了,明明吃醋了,为什么不承认。”

  何故推开他:“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每一件事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累积起来到最后就变得很不得了,我真是害怕你了。”

  何故斜睨着他,想了想,轻咳一声道:“好吧,我是有点生气,你以后离她远点。”

  宋居寒笑了:“遵命。”

  何故也忍不住笑了。

  宋居寒拉着他的,放在了自己的腰上:“你刚才说让她不要再纠缠我,我真的好想录下来。”

  何故笑骂道:“扯淡,有什么好录的。”

  “因为你是第一次……第一次在我面前吃醋。”

  何故沉吟片刻,轻笑一声:“……我不是第一次,只是第一次敢表现出来。”他每一次都想把那些靠近宋居寒的人一脚踹开,只是他从前没有立场这么做。

  宋居寒抱紧了他,无言地亲吻着他的脸颊。

  何故用力摸了摸他的背:“行了,好了,我没事。”

  “你要是还生气,就揍我吧。”

  何故笑道:“我揍你干什么,你一个伤残病人。”

  “谁伤残了,我还有一只手可以动呢。”宋居寒说着,右手就绕到了何故身后,用力揉了一下他的屁股。

  何故一怔:“又耍流氓。”

  “能怪我吗。”宋居寒轻轻咬了咬他的脖子,小声抱怨道,“快憋死我了。”

  “你现在要养伤。”

  “我早就好了!”宋居寒不安分地蹭着他,“再说我是伤到手,又不是yang---wei,你说,是不是故意整我的。”

  “我整你干什么。”

  “你都不愿意帮我洗澡,也不让我碰你。”宋居寒的口气很是委屈。

  何故深吸一口气,他怎么好意思说,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呢,只好道:“我是怕你的胳膊出问题。”

  “再忍下去我整个人都要出问题了。”宋居寒不知何时已经把何故的衬衫从西裤里拽了出来,大手探进其中,抚摸着那温热的后背。

  “别闹了,衣服都被你弄皱了。”何故抓着他的手想往外拔,俩人磨蹭了几下,何故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他顿时一动不敢动了。

  宋居寒也感觉到了,他噗嗤一声笑了。

  何故脸上发烫,用力想推开他。

  “别动,宝贝儿别动。”宋居寒紧紧箍着他的腰,嘴唇贴着他的耳朵暧昧地说,“你现在躲有什么用,我感觉到了。”

  何故本就脸皮薄,此时真是尴尬极了:“你够了吧,我们在外面呢。”

  “你是不是也憋坏了,嗯?很久没做了吧?”宋居寒轻咬着他的耳朵,“这个世界上,谁会比我更了解你,你哪里敏---感、哪里舒服、哪里刺激,我全都知道。”

  何故的喘息有些沉重,他拼着一丝理智,还想劝诫,宋居寒已经堵住了他的唇,用右手快速地解开了何故衬衫的扣子。

  “你的手……”

  “我的手不方便,所以你要帮帮我。”宋居寒轻笑道,“帮我脱衣服。”

  何故低骂道:“你可真够不要脸的,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放心吧,小松一定在外面给我们看门儿。”

  “小松还……唔……”

  宋居寒惩戒地咬了咬他的嘴唇:“这个时候,不准你嘴里说出别的男人的名字。”

  何故感觉血液沸腾,脑门发热,多少理智都敌不过他体内汹涌的激---情。

  宋居寒把何故压倒在了沙发上,俩人快一年没有真正地“做---爱”,对彼此的渴望简直要冲破皮肉的束缚。

  何故也顾不得时间地点有多么的不对,宋居寒轻易就将他带入了欲---望的漩涡……

  ……以下省略5000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